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汉堂主

罗汉堂主

 
 
 

日志

 
 
关于我

老友们都喊我"罗汉",出生于绿野无边的凤城竹林。以教书为业,中学化学高级教师,现供职某教育机构。教余喜看书、运动、交友、喝酒(但酒量差,胃常出血)骑车出游、偶尔写作。既非科班更非新秀,不是老人也不年轻,从2003年始尝试写点东西,大多为随笔,偶有拙作见诸报端。无大志向,崇尚自由。

网易考拉推荐

2007年12月5日  

2007-12-05 21:33: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远去的刘家寨

罗安圣

 

一幅画定格在我的心灵深处:葱茏古木掩映下的山弯里,几十户的小小村落,木屋青瓦,依山层叠,错落有致;拾级而上的青石板路蜿蜒其间,紧临寨边的山梁上,高大茂密的枫树林环绕着一排呈“7”字型木质教学楼,校园里尘土飞扬的红泥地篮球场上随时晃动着许多身着长裤光着上身拼命争抢的身影……

少年的记忆牵引着我在三十年后秋天寂静的下午独自造访刘家寨。那扇造型别致的寨门依旧倾斜在村口古树下,像一个垂危的驼背老人。迈进门坎,青石板依旧青亮,只是没有了喜虚张声势满寨乱窜随处抬腿撒尿表示“到此一游”的狗和永远热情好客的刘家人,路边的狼驹草也太过猖狂,布满毒刺令人毛骨耸立的叶子已伸到了路中间,几座破败的木楼歪斜在秋风里,前往校园的小径杂草丛生,腐叶遍地。

秋天的时令似乎离这还很遥远,古树林依旧翠绿挺拔,枫叶丝毫没有被染红的秋意;铭刻于心三十年的黄泥地上嬉戏追逐的孩子和7字形教学楼却不见了踪影,看到的是红薯藤郁郁葱葱,苦麻杆婷婷玉立。噶!噶!噶——一只母鸡带着它的孩子悠然而来,那头不甘寂寞的小猪在菜地里不停地扑腾,惹得鸡娘鸡仔一片惊慌,倒也闹腾起几分生气。真不敢相信这就是我的母校——竹林附中。常常家访(大多是进村喝酒)到二十二点后还要回教室训一通再领着全班高唱国际歌惊醒一寨村民的可爱的刘老师呢?那身背小背篓首次拨动一个少男朦胧春潮的美丽村姑呢?一物一事,时而清晰如昨,时而如烟淡去。当下情景没有了丝毫当年乐园的意象,不觉悲从中来,泪水模糊了双眼。

三十年前的秋天,我与45名小学毕业生成了竹林村小学(设在刘家寨)附属初中班首届学生,走进了懵懂少年离家求学的第一站。在这小小的村级附中我遇上了平生最好的语文教师—刘纯辉,是他让我喜欢上了作文,享受到了沉浸书海的无穷乐趣,充裕的课余时间成就了我的“好学”虚名;成为平生对我影响最大,少年时期的崇拜者—表兄潘刚的学生(虽然盲目崇拜使我成为一名并不喜欢的理科学生);频繁的劳动与体育活动锻炼了我不服输的性格,至今依然保持着喜欢在球场上与年轻人摸爬滚打的习惯。成百上千只白鹭筑巢于高高的枫树桠上,一年四季鸟鸣声声白羽飘飘的校园里是那么和谐那么富有诗情画意,令每一个有幸光临过的人惊叹不已流连忘返。也许这里没有鲁迅笔下《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的童真和文化内涵,却是我最值得回味的少年乐园。但是两年后因实在找不到能胜任教学的老师而被迫合并到另外一所附中,从此我再没回过刘家寨。

也许是我的鲜红T恤太过惹眼,小小木屋里巴嗒着烟袋的古稀老者一直看着沉浸于落寞中的我。 “是—是恩吗?”老者怯怯地问。

三十年前的影子让我顿悟:那不是同学阿娣的父亲—货郎老刘吗? “你们走后不几年,这学校便撤了,孩子都到新厂中心校了”。老伴走了,子女成家后都迁走了,前些年外出打工回来的人纷纷将家搬离了刘家寨,只有举家外出的几户人家房子还在,可已年过古稀的货郎老刘就是不愿挪窝,他要守在这里,他说,有了他,这里还叫刘家寨。

“你—还穿棒棒扣衣服呀?好!没忘本。”货郎老刘很高兴,其实他不知道我这是一款质地优良的新品唐装。

也许是孤寂已久的原因,我的造访使老人很兴奋。手机不停地响,我知道这是朋友焦急的寻呼,阵阵铃声却飘不进老刘的耳朵,依旧滔滔不绝地与我攀谈旧事。我不忍拂逆老人的谈兴,静静地听着,好像老人嘴里道出来的是一曲在时空中淡去又悠悠回归的动听歌谣,让我沉醉,令我思索。只是时间不允许,山里的太阳起得晚落得早,已早早地躲进那排掩映着我曾经的校园的枫树后去了,只得辞别恋恋不舍的货郎老刘。

“要不,搬出去与阿白(他的儿子)住?”临走我试着劝慰他。老刘巴嗒着旱烟,只将我敬递的纸烟放在鼻子下嗅嗅后夹在左耳上,什么话都不说,刚才的谈兴也随我的即将离别而索然,两眼望着村里空空如也的老屋基,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但我知道他一定还会守望下去的。

辞别老刘和曾经的母校默默走下村口,对面的山间零散地点缀着一些农舍,就像随意撒落一地的积木,毫无规则。晚霞中的刘家寨躲在了高大的枫树后,更没了往日夕阳西下时的袅袅炊烟、阵阵牛哞,枫树上巢筑的白鹭们也飞到了更暖的南方,只留下几座歪斜的木屋与孤独的守望老人。听说白鹭最喜人气旺的地儿,也许再不会回来了。

其实,在当下只有寨名的空巢村寨何止刘家寨呢!不过,这里还叫刘家寨,更何况还有货郎老刘和歪斜的寨门呢!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