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汉堂主

罗汉堂主

 
 
 

日志

 
 
关于我

老友们都喊我"罗汉",出生于绿野无边的凤城竹林。以教书为业,中学化学高级教师,现供职某教育机构。教余喜看书、运动、交友、喝酒(但酒量差,胃常出血)骑车出游、偶尔写作。既非科班更非新秀,不是老人也不年轻,从2003年始尝试写点东西,大多为随笔,偶有拙作见诸报端。无大志向,崇尚自由。

网易考拉推荐

2007年9月12日  

2007-09-12 09:12: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敢走近邀春的寨子

 

那年秋天,竹林附中与棉花附中因师资与设备原因,办到初二后便合并到一所叫新寨的附中了。因底子太差,合并后的90名学生中一半留了级,另45名学生中有43人高高举起86支手以示留级的决心,虽然最终都没能留级。

只有两人没举手,我和我的同桌—一个扑闪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一头乌黑短发脸颊红润模样十分清秀正在埋头纳鞋垫的女生。我捧着新借到的小说《破晓记》昂然走出乱哄哄的教室,这一举动使我再次成为新班级的班长。

同桌叫春兰,家住新寨,父亲是公社书记。熟悉的都亲呢地喊她“邀春”,一个非常有诗意的名字,总让人想起那句“若是春来时,千万留春住”的意境。

邀春喜欢独自一人静静地用各色绒线纳出图案非常美丽的鞋垫或用钩针钩领垫,常常沉浸在自己的作品中,不大用心读书。数学老师常拿她的作业亮相:漂亮的春兰同学鞋垫打得这么漂亮,字却写得这么一塌糊涂,真是怪哉!全班大笑。我很为她难堪,每次都脸红。她却说,没事,依然故我地钟情于手工针线,好象她的世界里只有这些花鸟山水图案。我成为一名老师后,从不愿象数学老师那样揭一个学生的短,特别是女生。

中秋节中午,教室里轻轻地响起一阵十分动听的山歌,是邀春。

真想不到,你还会玩山哪!我揶揄她。她抬起头,扑闪着美丽的大眼睛,嘴角微微上翘,挑衅地说:想学吗,我教你。我说我永远不唱山歌。

几乎所有的山歌都是情歌,玩山就是成年男女谈情说爱展示风采释放青春活力的游戏,尽管那时几乎人人都定了娃娃亲,“有情人”很难“终成眷属”,但却十分风行于家乡的苗家侗寨。我把唱山歌等同于谈恋爱,又脸红了。她又轻轻地嫣然一笑。

中秋后,邀春常在学校食堂就餐,还从家里带来各种酸酸辣辣香香甜甜的小菜,我是班长又是同桌,自然分享得最多。她带来的菜真好吃,油分又足,真是难得的佳肴珍馐,至今仍惦念不已,哪象食堂的菜全是透亮的“玻璃汤”。每当我狼吞虎咽时,总能看到她灿烂的笑容。样子真象我美丽的二姐。

不知什么时候起,再没有同学向我们的课桌靠拢,邀春带来的菜只有我俩吃了。随即,校园里开始出现关于我跟邀春的流言蜚语,回家必经的埂溪桥边、石头上有人到处用粉笔写着“某某与某某是一对”、“王贵与李香香,某某与某某”等等(正在学课文《王贵与李香香》),这“某某” 全是我与邀春的名字,朋友纷纷疏远了我,每次回家都只有二弟陪我孤独地穿行在二十里山道上,老师也找谈话了,随便走到哪里都有人指指点点,我愤怒以极却无可奈何,真正理解“众口铄金,积毁销骨”的含义了。无人理解,无人以诉,邀春比我更难受,两颗脆弱的少年心几乎破碎,我一度出现过轻生念头,成绩直线下降。

我与邀春不再说话。这可是件轰动全公社的所谓“校园桃色事件”,向来十分豁达超然的邀春也不见了她那灿烂笑容和清脆笑声,花容失色,消瘦多了,尽管我们事实上什么都没有。我刚满十六岁,邀春上十八岁。

然而,每当我从家里带来的“私菜”告磬时,书包里会突然出现一小包干辣椒炒酸菜之类的小菜,我的心总是一阵慌乱,邀春的脸仍是冷冷的。

期终考试第一天,传来我家被邻居失火烧得精光的消息。顿时脑子一片空白:完了!在极度的悲伤中我混混沌沌地坚持考完了最后一科,一路哭泣着跌跌撞撞闯进曾经温暖无限的精神乐园—现在却只有瓦砾残椽的老屋基,坐在地上放声痛哭,不知是谁将我拽回了“家”—一个简易木棚。

第三天中午,我与二姐正在开挖屋基,栗木坳的山道上走下一个熟悉的身影,是邀春。我顿时吓得脸色苍白,绝不亚于得知火毁家园噩耗时的感觉,不顾一切掉头就往猪仔湾的竹木里狂跑。邀春哪!你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我家呢。一向要面子的我在竹林里足足躲了三个小时,天将黑了,估摸着邀春也该走了,才怯生生地摸回家,没想邀春与二姐在挥汗如雨地干活,见我来了,邀春一声不吭,埋头往撮箕里装土,然后挑着沉重的担子颠着往外跑,我羞愧得直想往地下钻。阿春在我家里默默干了十天活,直到腊月二十八才踏雪回家。

二姐说她与邀春投缘又是同龄,已结为“老庚”(结拜姐妹),是邀春提出的,说以后可以经常走动了。我不知道邀春为什么要这样,二姐说她知道。

我取消了辍学帮助父亲重建家园的计划,继续我艰难的求学之梦。生活改变了我,连续的打击让我日趋成熟,更坚定了靠自己的努力冲出大山改变命运的志向和决心;仍与邀春同桌,却没有了刚相识时的那份随意与无猜,只是默默地加油,最终我以全校第一名考取高中。

毕业时,她悄悄递给我一本笔记和一打鞋垫、领垫。她说,学习委员想要这些东西,她没给,也没要他送的东西。我说了半年来与她说的第一句话,一个字:“哦!”。我终于又看到了邀春灿烂无伦的笑脸,心里涨满了暖意。

邀春没有读高中,她说她不是读书的料,也并没有象她说的经常到我家来。

高中三年里偶尔与表弟国有相邀赶歌场到虎形山上“玩山”,听邀春与小姐妹们亮着嗓子唱情歌。真的,她越来越漂亮成熟丰满了,全身散发出难以抵挡的诱惑,只要我在,她会拒绝一切后生的盛情邀请,陪着我和国有直到日没西山。我的那一点关于玩山的程序、套路都是她临场教的,却仍未唱过一句山歌,不象国有那样,竟敢在如林的山歌高手面前破开烂嗓子吼上一段黄腔黄调令人全身起鸡皮疙瘩的山歌,我很佩服国有的勇气与胆量,这就是我与他的差距了。

年龄增长了,性格却更显矜持,除了邀春再没人愿教我山歌,我将心底里哼出的山歌全部送给了邀春。我恨自己的怯懦,连一句山歌都不敢哼,对邀春的那片情意也就只有珍藏在心底的资格了。

进入大学后常收到邀春缀满山歌歌词的信,我明白她是用充满真情的歌词怯怯地表明心迹。我很用心回复每一封信,小心翼翼地珍藏着来自故乡美丽村姑那颗滚烫的心,尽量不去伤害她。但进入大二后就失去了她的任何消息,我在茫然与思念里度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心情是忧伤还是释然很难说清楚,多方打听后得知她已在春天时结婚了,她用一种终结方式无情地斩断心中的那份缱恋。却不知是否真的已了无牵挂。

邀春,我最不愿伤害的是你,但受伤害最大的还是你。

国有从筑城写信来说,电影《人生》首映式在筑举行,看了后,就觉得你就是那个高加林,邀春就是那个无奈的刘巧珍。

我很伤感。虽是学生却已成年的我,何尝不知是我的无奈将花样的姑娘永远留在了大山里呢。冲出大山的渴望已经超越了任何诱惑,我已退掉了敬爱的外婆在我八岁时亲自为我敲定的娃娃亲媳妇—美丽的阿娣表姐,已经伤了一个人的心了,何必又要去辜负另一颗女孩的芳心呢。

我与邀春没有相守的诺言,更无肌肤之亲,有的只是一种若有若无,淡若轻烟却又深植心灵难以磨灭的情愫—不断线的牵挂。

新寨,一个山谷里满目葱茏,小河潺潺,风情浓郁的美丽苗寨,我在那里度过的虽仅一年时光,却让我经受了磨难,摧生了从磨难中奋起的精神动力,更难忘的是在那里开始了一段刻骨铭心的少年不了情缘。二十多年来远走他乡的我多少次想重访新寨,但多少次远眺炊烟袅袅的新寨,犹如回眸遥远的夕阳故国,伤感不已,我知道,我始终难以走近邀春的寨子。

邀春,你还好吗!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