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汉堂主

罗汉堂主

 
 
 

日志

 
 
关于我

老友们都喊我"罗汉",出生于绿野无边的凤城竹林。以教书为业,中学化学高级教师,现供职某教育机构。教余喜看书、运动、交友、喝酒(但酒量差,胃常出血)骑车出游、偶尔写作。既非科班更非新秀,不是老人也不年轻,从2003年始尝试写点东西,大多为随笔,偶有拙作见诸报端。无大志向,崇尚自由。

网易考拉推荐

深秋,与太阳山有约  

2007-09-12 21:02: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许是生命里流淌着山的血脉,大山的影像定格在我的意念里,于是,多年来总是把空闲都花销在山水间,为的是不让身心为钢筋混凝土的牢笼所禁锢,被朋友戏称为恋山的苗子,我不以为侮。

阳光灿烂的深秋时节,与朋友们筹划已久的太阳山之旅终于如期而至。四骑八人风尘仆仆蜿蜒在通往此行的第一站—加鸠,在太阳即将湮没在那座高耸云端的山峰时,朋友马发明说那就是我们要爬的太阳山了。一股奇怪的感觉顿现脑际:太阳山就是太阳的家,在大山的天空慢慢地走了一天的太阳,终于可以在属于自己的家里安息了。

次日清晨辞别加鸠,趋车来到太阳山下的光辉乡政府,弃车开始了历时六小时的艰难攀爬,一人一拐,无暇流连一路美景,中午时分,终抵太阳山主峰脚下。 

透过密密麻麻的树叶,一带白练从峻峭的山腰直飞而下,甚为壮观。顺瀑布溯源而上,眼前豁然开朗,一片规模不大的田园突现于四面青翠如屏的山谷,田里的禾萖已齐展展地长出了绿绿新茬,招摇在秋风里;一溪从山上飘落,在田园间放缓匆匆的脚步,静悄悄穿园而过,似乎也不愿惊扰了山谷中的宁静,一出田园便也发狂般飞奔,跌下悬崖,化为飞沫四溅,轰鸣回环的瀑布。哞—!哞—!林边传来几声牛吟,震响寂静的山谷,惹得周遭密林里的鸟们再也呆不住了,纷纷穿梭吟唱在山谷上空。这水这山这树这空谷这鸟唱这牛吟,还有刚被一场秋雨清洗得一尘不染的天空,一幅天然铸就的画与陶翁笔下的桃花源何其相似,这不正是潜眠于心底很久的思念吗。我不由得顺田角那簇厚厚的枯草躺了下去,一股倦意袭来,闭上双眼,感受这深山田园的一切,很久没能这么舒展身肢了。要不是远处传来朋友的呼声,我真不想起来了,并不全由于累。

进入茂密的灌林丛林,满耳充斥的就只有山流激荡,飞鸟长鸣了,飞鼠跳跃于枝间,更为山谷增添了一份灵动与欢快,秋阳透过蓊蓊郁郁的树叶洒下千万条光丝,地上水里布满斑驳的光影,满眼是“清泉石上流”的诗意;横陈的巨木、鄰峋的巨石是一座座天然的桥,一行人静悄悄地行走在这没有路的山谷里让人产生走进深邃远古的感觉。

拄着拐扙喘着粗气爬上那座两面绝壁酷似“自古华山一条道”的山梁,一路吟唱不休的山泉叮咚声终于消失了,我知道太阳山顶不远矣,便甩开拐扙,不顾藤牵树拌,拼足力气往上窜,终于第一个登上这月亮山区的最高山峰-—海拔1508米的太阳山顶,攀上山顶那棵巨大的千年水金刚树,顿时有了“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伸展双臂,将导游“切勿喧哗,否则马上晴转阴,大雨将至”的神奇告诫抛诸脑后,仰面忘情高呼:“太—阳—山—!我—来—了—!”山风呼啸,万树招摇,群峰灵动,这不是太阳山在欢迎我吗?我一阵激动,仿佛觉得与太阳山的约会已等了一千年,千年等一回哪!

矗立太阳山之巅,俯瞰万山聚翠的山峦,莽莽苍苍,山岭层叠,值此深秋时节,依然青翠无伦,簇簇相拥,延绵不绝,全然不似北国山岭一俟秋天就“万山红遍”冬天未到就已是“无边落木萧萧下”的萧煞风景。不远处的月亮山主峰,九山九岭,岭岭相似,清晰可见,酷似铮铮铁汉,大气尽显;相比之下,太阳山婷婷玉立,风情万种,秋风拂过,裙袂飘飘,分明是一袭千古绿装的绰约少女,如醉如痴地侍立于月亮山之旁,昂然翘首,不趋不倚,“花自漂零水自流”,出落一份超脱一份操守,固守千古不变的情怀。

崂山稀稀疏疏的树木像癞痢头上的几根杂毛,很是滑稽;五岳山上庙宇幢幢,人影绰绰,禅声阵阵,香烟袅袅,哪里没留下人类所谓文明的痕迹,早已失却了天然雕饰的妩媚;黄山迎客松枯萎了,那不是大自然对人类文明无声的抗议吗?对由钢筋混凝土构成的林立高楼和物欲横流日益厌倦的现代人,真正追寻的不正是这太阳山似的处女地吗?我独恋于太阳山的宁静、自然与一年四季无边的青翠—太阳山永不败色的青春。

突然想起一尊智者的告诫:别带什么来也别带什么走。我把太阳山赐予的拐扙留给了太阳山,拍拍身上的蛛网与树叶,在太阳回家之前静静地下到谷底,洗掉鞋上的泥土,我不要带走太阳山一粒沙子。与太阳山默默惜别,好像《神话》里千年之恋骤然相聚后的无奈离去,带着思索与倦恋别无选择地原路返回,因为不管我多么神恋太阳山,其实与任何人一样都只能是匆匆过客而已。

回到田园流水旁,掬一捧山泉喝下,凉凉的,绿绿的,喝下去的那一片天空,那些云朵和青山,我把他带走,再朝小溪里扔下一片石头,让石头带着我的体温,捎上我的灵魂一起留下,我想让它代表我一直留在这里。

猛然听到挖机的轰鸣,我心里一怔,现代文明已经嗅到这块最后的净土,这千百年来的宁静与自然还能保留多久?规划中这条直通荔波的旅游公路就是从太阳山、月亮山腰穿过。“路修到哪环境就破坏到哪”的说法已得到印证,这新开的半截公路两边的杉林已纷纷倒在电锯下露出了灿目的白口,那是森林的骨呀!我不禁为太阳山的未来忧心忡忡。趁这暮色将临前令人神伤地回望了太阳山好一阵子,太阳山,但愿来日我还能看到你当初的模样!我只能不断默默祈祷。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