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汉堂主

罗汉堂主

 
 
 

日志

 
 
关于我

老友们都喊我"罗汉",出生于绿野无边的凤城竹林。以教书为业,中学化学高级教师,现供职某教育机构。教余喜看书、运动、交友、喝酒(但酒量差,胃常出血)骑车出游、偶尔写作。既非科班更非新秀,不是老人也不年轻,从2003年始尝试写点东西,大多为随笔,偶有拙作见诸报端。无大志向,崇尚自由。

网易考拉推荐

父亲是一座山  

2008-03-16 16:02:15|  分类: 随笔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并不高大,但在我们姐弟和翁晒村民眼里,父亲就是一座山—山寨东南天然屏障的虎形山,栗木坳就是父亲的肩,我的家就在栗木坳下—父亲的怀里,随时给我们安全、温暖。在我的意念中总是将虎形山与父亲融为一体,每次返家只要远远望见故乡的虎形山,仿佛看见的是父亲墩实、坚毅的身影,悬着的心便踏实了。

自儿子出世后才深感为人父母的万般艰辛,难以想象在母亲长年卧病的情况下,父亲是怎样独自扛起这个6个孩子10口人的家庭挺过那艰难岁月的,而且还从栗木坳送走了两个走出山门上大学的儿子。

上高一那年,祖母的寿棺即将被泥土覆盖的一瞬间,父亲大叫一声:“停!”在众人惊愕之中跳下墓坑奋力掀起棺盖,婆娑泪眼久久注视已经腐烂了的祖母的面目嚎啕大哭,“阿咪呀---”,首叩棺盖,悲戚欲昏。此后再没见过父亲流泪了。

首度高考失利,母亲悄声哭了,父亲一声不吭,蹲在角落里猛抽旱烟,他多么希望我能在众亲友祝福的鞭炮声中飞出山寨为家庭争光啊!无奈的父亲只好将早就备好的大学学费变成补习费,鼓励我走出恶梦般的“黑色七月”,“崽,别泄气,跟我走!”。第二天清晨趁山里人还沉睡梦乡,在朦朦晨雾的掩护下悄然踏上了投奔在遥远他乡当教师的表兄的路。我茫然跟在父亲身后翻过一座座坡,跨过一道道坎,任凭初秋的晨雾模糊了双眼,山未醒,鸟仍睡,雾更浓,山谷间回荡的只有父子俩并不和谐的足音。我双手空空却气喘吁吁,父亲身负行囊却健步如飞,父亲负重前行的背影在朦胧的晨雾中却显得如此清晰,如此强烈地震撼着一个高考失利少年的心,让我在羞愧中不觉豪气勃发,脚下生风,抢过父亲的行囊,头也不回地向山外冲去,完成了我的首次远行。我再也没有让父亲失望,走出了山寨,并牵引了一长串山寨少年匆匆迈向山外的脚步,撑起了父亲赋予我的山一般沉重的希望。

父亲以他独有的人格魅力,刚正不阿、诚心待人、真心办事的品格,在山寨里赢得了崇高威望。从林业辅导员岗位上退下来后,本该好好休息了,可是闲不住的父亲不顾亲人的竭力反对,66岁时毅然挑起了年轻的村支书外出打工撂下的担子,说,怎能撂下担子一走了之呢!一干就是7年,成了世界上最年长的村官。村里的茶、竹、杉树的种植面积增多了,集体经济壮大了,村组公路通了,父亲的头花更白了,支气管炎更严重了,身板不再坚挺,像一匹早已超负荷的老马,实在走不动了。家里依旧人来客往,老爸依旧早出晚归,看着精神大不如前的父亲,我心痛不已又无可奈何,不知多少次请求他跟我下山休养一段时间,“离不开啊!”父亲总是只有这一句话,很难想象年过七旬的老支书会有那么多扔不下的活。我说美国总统还有一个“戴维营”呢,父亲不懂,其实是我不懂,与母亲一样,父亲也是走不出栗木坳的。

比父亲还长两岁的母亲奋力闯过了大年三十,终于在初二中午撒手人寰。 “人死不能复生,该怎么过还得怎么过”,父亲的劝慰让我再次看到了一颗豁达伟大的心。然而,当吊唁的宾客纷至沓来时,我才猛然发现父亲已说不出话,素来宏亮的嗓子哑了,不魁武但精干的身材顿然小了,坚实的脚步蹒跚了,眼窝深陷,两颊黑瘦,我的心猛地一颤,如挨鞭抽,我们太不了解父亲了,仅仅一个晚上,父亲独自吞食了多大悲苦,老了许多。我一直以为,父亲就是一座山,是全家人的主心骨,是坚强的化身,是我们自信的源泉,从不在乎儿女情长,却从没想过父亲其实就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七旬老人,难挡相搀相守50个春秋的老伴豁然诀别后的重度打击。儿女们只顾各奔前程,奋力打拼,可曾想过扼守山门的虎形山已经只能给我们精神抚慰了。

年前御任了支书,年后走了老伴,两件大事接踵而至,父亲,你是否还能坚挺?子女们把太多的牵挂送给了多病的母亲,却把太多的信任和依靠留给了父亲,以至淡忘了作为子女关爱老人的那份责任、义务。

母亲走了,父亲还在,尽管父亲的胡须一夜之间长了许多,雪白的头发仿如虎形山顶被雪凝纷纷折断的树枝,不再坚挺,令人心酸,不忍猝睹,但是,父亲在我心里仍是一座山,形受挫而神永存,仍是我力量的源泉,精神的依靠。

父亲,我会扶着您走的,就像您当年扶着我走出山门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