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汉堂主

罗汉堂主

 
 
 

日志

 
 
关于我

老友们都喊我"罗汉",出生于绿野无边的凤城竹林。以教书为业,中学化学高级教师,现供职某教育机构。教余喜看书、运动、交友、喝酒(但酒量差,胃常出血)骑车出游、偶尔写作。既非科班更非新秀,不是老人也不年轻,从2003年始尝试写点东西,大多为随笔,偶有拙作见诸报端。无大志向,崇尚自由。

网易考拉推荐

母亲守在坳东南  

2008-05-30 08:43:02|  分类: 随笔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栗木坳东南不足300米的虎形坡上,绿绿的油茶树丛中,十几个花圈围着一堆新土,坟飘晃荡在清明潮润的茶林里,在春日暖阳下格外显眼,那就是母亲的坟,母亲就守在这冰冷的地下。

很难想象,自我知事始就体弱多病的母亲还能走过75年光阴.在所有人都认为她熬不过大年时,她竟奇迹般地恢复清醒的神智陪我们全家吃完了最后一顿年夜饭.当旧历新年的钟声敲响,万炮齐鸣,静谧的山夜从沉睡中顿时苏醒时,母亲终于不再坚挺,再度陷入昏迷,直到大年初二中午14:30永远辞别身边的亲人.母亲的脸一直保持着素有的安然,双目微闭,一如什么都了然于胸的智者。

母亲生前,几个地理先生在翁晒村的坡坡垴垴上为母亲精心挑选了几处阴宅,可是母亲不用看就全部否决了。

直到有一天,母亲对来访的远河姑爷说自己早已选定阴宅,姑爷不禁为之骇然。要知道苗寨最重墓穴风水,这是关乎子孙发达家业兴旺的大事,来不得半点马虎,非专业人士精心敲定不可,母亲目不识丁,更不懂阴阳地理,怎可自决?姑爷陪着拄拐的母亲走出家门来到直线距离200米外的虎形坡上,这是一片多年前母亲亲自栽种并早已挂果的油茶林,寂静的林里不时听到茶果张嘴吐籽坠地的清脆响声,地上满是滚圆的茶籽,煞是喜人。母亲停止了走动,张开双臂面向栗木坳站定,果断地说,就这里吧!对地理颇有研究的远河姑爷不由打眼一望,此处正处虎形坡的虎须上,山势随那条古老的青石板驿道向山外绵绵不绝的漠漠群山延伸,对面的栗木坳上那棵千年古杉在秋阳下身姿娇健,迎风招摇,几排木屋错落有致地静卧坳下;那条老黄狗缱曲着身体睡在大门口,屋前的梨子树上站满了乘凉的母鸡公鸡们,房子下面的稻田一片金黄,汲水的媳妇颠着扁担悠然走过田埂。“阿咪!”“呃—”,酣睡的老黄狗抬起头,伸个懒腰摇摇沾满泥土的尾巴踱出路口耍着娇欢迎放学归来的小主人们,树上的公鸡母鸡们纷纷下了树,栏里的几头小猪也凑热闹似的歇斯底里干吼,秋阳里的栗木坳在袅袅的炊烟中苏醒了,山弯里顿时传来鸡鸣狗叫猪唤人呼的热闹声.母亲笑了, 噙满眼眶的泪水在夕阳下煜煜生辉,脸上淌满幸福。

远河姑爷看到的并不是风水,而是母亲倾注一生心血绘就的承载了母亲所有希望和寄托一幅栗木坳夕照秋景图, 即将西沉的落日为这幅画镀上了金辉,显得更富沧桑与厚重,在母亲眼里这幅画具有夺人心魂无可比拟的美,远河姑爷完全沉浸画中,深受感染,谁说这里不是风水宝地?谁又忍心剥夺作者永远欣赏、看护自己作品的权利呢?远河姑爷没有再说什么,扶着扔掉木拐蹒跚而行的母亲默默走下虎形坡。

那一年因山林矿产纠纷发生血案后,为防报复,全村老幼牲口一并紧急转移外村,只有年过六旬的母亲坚持要与她栗木坳的家共存亡,谁劝也不行,一连五天用一笼稻草权当掩护蹲在屋后的茶林里,透过草隙日夜监视着山外大道上随时可能出现的来犯之敌。如今母亲就葬在自己选定的这片油茶地里,依然面向栗木坳,透过茂密的茶油树叶用她的精魂静静地看护着她的栗木坳。

成年后的姐弟六人各奔东西,只有四弟一家仍然守在山坳下的老屋里,随着年龄的增长,家的概念也逐渐模糊,尽管时常梦回栗木坳,却永远止不住在外漂泊的脚步;但有母亲在的栗木坳永远是我们心灵的港湾,不管远航的归帆多么疲惫不堪,都会在这里找到温暖,受伤的羽毛也会在母亲抚慰的目光里迅速康复,积蓄再飞的能量。死都不离开栗木坳,这是母亲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随我远行返家后的第一句话,母亲实践了自己的诺言,扼守着栗木坳的东南出口。

清明回家为母亲立墓碑,晚上我就一个人睡在母亲的房里,这里一切依旧,满屋依然充满母亲久违的气味,睡梦里我回到了童年,依在母亲暖暖的臂弯里才能入睡的童年,一阵温馨与甜蜜遍布全身,我不愿醒来,我要把这种感觉永远留在心底。是的,母亲仍在,在我的心里,在我的梦里。

母亲,十七年前您背着满村讨奶喝的长孙罗成马上就要高考了,当年您脸上淌满幸福的泪水目送着我们姐弟一个个飞出栗木坳,可是您再也没能看到您心爱的孙子飞出栗木坳的身影了。成儿曾说,当我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一定要回到栗木坳去,回到阿婆的身边,听阿婆讲我儿时的故事。如今阿婆走了,再也看不到你的大红喜报了,但是,回去吧,孩子,你阿婆仍守在坳东南。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