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汉堂主

罗汉堂主

 
 
 

日志

 
 
关于我

老友们都喊我"罗汉",出生于绿野无边的凤城竹林。以教书为业,中学化学高级教师,现供职某教育机构。教余喜看书、运动、交友、喝酒(但酒量差,胃常出血)骑车出游、偶尔写作。既非科班更非新秀,不是老人也不年轻,从2003年始尝试写点东西,大多为随笔,偶有拙作见诸报端。无大志向,崇尚自由。

网易考拉推荐

小镇西山  

2008-06-05 08:40:30|  分类: 随笔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想在临冬时节与朋友同游北京,一览饱吸了天地精华,带着收集了三个季节的阳光雨露返哺土地的西山红叶,却终于未能成行。

几年前逗留淅江却错过畅游乌镇良机,只好醉心鲁迅先生笔下,品味鲁镇的乌篷船、社戏、茴香豆,那份期盼终成久远的惦念。

还好,我心中得以慰藉的是能时常心无羁绊地自由徜徉于我的小镇西山,一品盛夏洪汛期“水漫西华桥,船行枫树梢”的那份壮美,深秋小镇枫林里的火红枫叶,临冬的清晨哼着《喀秋莎》荡舟垂钓于白雾迷蒙的小河,同样也能收获三个季节的清新与闲适。

西山,只是从江县城南部都柳江岸紧临广西的一个边陲小镇,凡到过西山的人,无不认为她拥有北京西山与江南水乡的神韵。发源于十万大山腹地的翠里河与顶洞河水,比农夫山泉还甜、还纯,沿翠里大山两侧欢笑着蜿蜒而下,晃如山姑娘两颊飘下的两条飘带,在小镇西山桥与西华桥头古枫树林下深邃、幽蓝、平静的深潭里打了个结,小憩片刻后静静地注入都柳江怀里,坪、陡两侗寨间隆起的绝壁上是终年苍翠欲滴的古树,绝壁下凿出的通往小镇中学的小路活象一截古栈道。因为有了这山这水,令西山平添了几分江南小镇的灵气,出了梁旺贵、石荣乾这样让小镇人深感自豪的名人。

首次光临西山,是两个毫不认识的西山青年主动帮着提了行李找到非常僻静的西山中学,初识了小镇人的热情、朴实、包容与好客。四年后离开时,小镇街头响起了一阵很长很长的鞭炮声,让我好生感动,缀满笑容的脸上淌下了两串长长的泪水,我,一个很普通的老师,享受了小镇名人的待遇。

曾无数次想,如果我有钱,或是当了官,一定要在潭口横上一条堤坝,让下游河岸的水车不用再无休止地劳累吱呀;在长长的深潭里置几艘休闲舫,在绝壁上开凿石径,再建三两休闲亭。当然我的规划很幼稚,因为我既不可能有钱,也不可能当上有能力改变小镇的官。

朋友中心在小镇街中心开了间“中心茶楼”,为小镇平添了几分古色古味,并不太喜品茗的我每次都会在毫无顾忌地放纵一天后,在深夜里与朋友光临茶楼,其实只是为了沉降一天的喧嚣与燥动,让平静回归。夜晚的热闹莫过于桥头的夜市了,多少次从朋友家出来不慎落入街头那些认识与不认识的朋友中,常常也是酩酊大醉,踉跄街头。    

小镇的奇特莫过于“帮我带个信号来吧”。下游的学校距手机通讯信号台稍远,早上开机后常常无信号,奇怪的是,只需带上手机上街转一圈回来就有信号了,因此,清早上街买菜的老师菜篮里总是装满了手机,肯定能收获满篮信号。校园里不小心就会收到“欢迎您到广西来”的手机短信,不过鉴于广西梅林乡实质上是贵州从江县城郊,广西特许贵州手机进入梅林境内不需交漫游费,故紧临梅林的西山中学校内手机也就不需为常带广西信号而发愁了。

喜在空旷无人的深夜里赤裸着身体完全放开独戏河水享受那份鱼样自由的我,曾不慎被两个掌灯到河边洗漱的妇女发现,并故意滞留岸上坐谈不离,在深秋水中浸泡两小时的我浑身哆嗦,止不住出声告饶,让我领略了西山女人那无伦的奔放,之后无论夜多深也不敢裸泳了。这成了我四年西山生活中最为经典的故事之一,至今仍在笑传。

那个万籁俱静的仲夏之夜,独自伫立窗前,河水哗哗啦啦和着吱吱呀呀的水车声不休不眠,催眠了整个夏夜,却让第一次领略此景的我整整兴奋了一晚,那是讫今为止听到的最和谐的自然音,我十分庆幸自己今后能拥有这宁静深夜里的天籁之音。四年时光在哗啦啦与吱吱呀中淌过,在数次暂别西山的日子里,我与艾都很难在没有“哗哗啦啦”与“吱吱呀呀”声的深夜里入眠。也难怪,调离文件都下了,艾还十分幼稚地说,我们能不能不去县城呢?

因了对西山的情,成就了我平生最适意的时光——西山中学工作四年,尽管我早已调离,却始终认为西山是除了故乡外最值得自己牵挂的地方,我和艾都将心留在了西山。有人说城市是人类的集装箱,在城里住久了,神经就显得脆弱,尽管我住的只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边陲小县城,同样也令自小生活在乡间,看惯秀水青山的我时常有莫名的彷徨,只有身处小镇西山的茶馆、枫林、红叶、鼓楼、田亩,小桥、流水,永唱不休的水车,迷漫河谷的晨雾,唱晚的鱼舟和毫无介蒂的朋友们中,才能扯动自己昔日的情思,也最容易叩响感情的门环。在这样一个浮躁的年代里,许多人正在被物化,正在失去与大自然对接的心情和能力,而我心中滋长着越来越明显的“反物化力”,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找个理由到西山去放纵一回。我拥有一个令很多朋友羡慕不已、自己也常常显摆的“后花园”,但只是供我在疲乏之时小憩,与花鸟对语的角落而已,惟一能令我真正放飞心情的心灵家园却是小镇西山。

昨日好友赵振全来电:周末下来吧,大伙等你一起野炊呢。忽然想起普九工作实在太忙,我和艾已近半年没回西山了,也该去与朋友们放纵一回了。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