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汉堂主

罗汉堂主

 
 
 

日志

 
 
关于我

老友们都喊我"罗汉",出生于绿野无边的凤城竹林。以教书为业,中学化学高级教师,现供职某教育机构。教余喜看书、运动、交友、喝酒(但酒量差,胃常出血)骑车出游、偶尔写作。既非科班更非新秀,不是老人也不年轻,从2003年始尝试写点东西,大多为随笔,偶有拙作见诸报端。无大志向,崇尚自由。

网易考拉推荐

老师纯辉  

2008-07-20 22:57:09|  分类: 随笔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生中,于我有教益的人不少,有长辈、有老师、有朋友、有领导,有历史人物,也有身边同事,但细细想来都莫过于我的“老师纯辉”。

老师纯辉姓刘,按家乡苗语语法,我们都喊他“老师纯辉”,在汉语里师尊的名讳是万万不可挂在嘴里的,但在家乡却再自然不过了,并无不敬之嫌,且倍感亲切。

上初中后,我更喜欢看书了,大到砖头般的大部头小说、毛选,小到连环画、有字的扑克牌,实在没有可看的,小学课本也能翻上半天,课余时间几乎全泡在那时并不丰富的课外书里,以致连续三个学期的成绩单上老师的评语里都有“上课爱看小说”,这自然是缺点了。

可我并不喜欢作文,每次都得冥思苦想,遣词造句,从未找到过真感觉。那时文革遗风尚存,课程开设不正规,除了语文就是数学,没课上了就劳动、支农、学雷锋,全校只有两名正式教师,师资水平是谈不上的,却喜欢带着学生跟着“运动”走。从小学到初中,所有报纸杂志全是充满火药味的政论文章,从“批林批孔”到“反击右倾翻案风”到“怀念伟大领袖毛主席”到批判“四人帮”,小小年纪哪来那么深的感情,那么高的觉悟,那么好的水平?老师布置了“批判”“纪念”类文章任务,我们只得拼凑、抄袭,丝毫不理解自己抄来的所谓“文章”是啥含义,人人都烦透了写“文章”,继而对作文彻底失去了兴趣。

直到初二下学期,一个叫刘纯辉的瘦瘦的中年语文老师来当我们班主任。他皱着眉头逐一翻看了我们那些空洞无物的作文,一句话不说,脸色十分凝重,他不再逼我们去抄袭那些报纸上的怀念、批判文章,而要求我们关注自己的学业,鼓励我们多看书,多交流,多观察,学习写读书笔记。

一天,教师纯辉很轻松地说:“同学们,从今天开始,你们就不用再写作文了”,全班顿时欢声雀跃!紧接着说,不过当学生嘛,总得有点事做,这样吧,你们看了什么书,经历过什么事,有些什么感想,写出来就行了,文由心生,想怎么写就怎么写,长篇大论可以,只言片语也行,还可以将自己看书的内容相互之间交流交流。不用写“作文”!解放了,哈哈!不用“口咬秃笔杆,眼望天花板”绞尽脑汁想词儿了,连平时从不愿动笔的同桌也开始写了,我立即洋洋洒洒就写了三大页,说的是儿童时代骑木高脚满山野窜的趣事,连题目都没有,上交了事。可就是这随意的零乱的潦草的三页文字却得到教师纯辉的充分肯定,在文后正正楷楷地写道:“思路开阔,文笔流畅,感觉真切,童趣跃然纸上,好!”,并在头加了题目─童趣。

看了老师的批语,我脸红了,心里有甜滋滋的感觉,并在不知不觉中产生了用笔记事的兴趣,其实并不知道这就是“作文”。后来我发现老师纯辉对每个同学“不是作文”的作文都有肯定的评语且从不打分,他的评语很质朴,有如与朋友交心一般,有一次,他在刘声忠同学的文后写到:不妨到安圣那里借书看,也可以听他讲故事,他看的书比你们多。结果声忠等同学天天找我讲故事,其实我本不善讲故事,直怪老师纯辉多事,耽误了我许多看书时间,但也只得“逼上梁山”边看边讲,我可不能说我不会呀!嘿!几个月下来我看的书多了,对故事的表述、归纳能力也强了,用词也准确了。老师纯辉只是笑,并不言语,才明白他的良苦用心。

端午节前夕,老师纯辉带全班45名同学去支农插秧,并布置了写作任务。中午时分一场暴雨袭来,我们只有无功而返,回来后,我完成了当天的写作任务,其中一段是:本以为今天是个好天气,可以为农民伯伯多栽几丘田,中午,热辣辣的太阳炙烤着我们的后背,汗水很快变成了一层白白的盐。夏天孩儿脸,说变就变,晴朗的天空上突然乌云密满,一阵狂风吹来,一声炸雷响起,霎时间,大雨倾盆而下,真是风云突变……

第二天还是大雨,无法出工,只见老师纯辉费力地搬着一块写满了字的黑板进了教室,仔细一看,却原来是我昨夜才上交的那篇《支农》,还将“风云突变“四个字用红笔加大加粗以示重要。就这样整整一堂课,老师纯辉以《支农》作范文讲解了怎样写记叙文,如何写景,怎样融景于情,以情应景,借景生情,最后说:“这就是一篇优秀的作文!”同学们无不脸露羡色,着实让我飘飘然了好一阵子。

老师纯辉特别对“风云突变”一词作了重点评价:用词精当,承上启下。还十分郑重地问我是怎么想出来的,希望我能找到对同学们有启迪的思路,我说是从小说《破晓记》里借用的。老师纯辉把教鞭用力一挥,兴奋地说:“看,这就是多看书的好处”。从此,我的评语里再没出现“上课爱看小说”了,我也改掉了上课看小说的坏毛病。经过老师纯辉几个月的调教,作文教学已成为最受欢迎的课。

虽然半年后我们班终因其他学科师资太欠缺而被迫转入另一所条件稍好的附中就读初三,从此就没有见过我的老师纯辉,但他却成了影响我终生的一名老师。我们每个同学都从老师纯辉那里得到了肯定和鼓励,得到了尊严,但更多的是实事求是,爱岗敬业的工作作风,是严谨治学,尊重学生个性发展的治学精神,是以书为师以书为友的学习态度。

老师纯辉独特的教学方式让我受益终生。很多年后,我也成了一名教师,依然嗜书如命,虽然不是语文教师,课余时间,也常将自己对人生对教育的随感诉诸笔端,发于报刊,这都缘于老师纯辉当年给我的自信。有时直恨自己不是语文老师,没能传承老师纯辉的衣钵,将他那种对文字的透彻理解、灵活运用向我的学生尽情挥洒、演绎。前些年,与当年老师纯辉的同事,现在已是一所州内著名高级中学校长、高级语文教师潘刚闲谈时,他曾非常遗憾地说,如果我们俩能办一所学校,请退休的老师纯辉执掌作文教学该多好啊!现在像刘老师那样的老师太少太少了。

多次返乡,总想去看望老师纯辉,只因来去匆匆,无从如愿,老师纯辉,您可安好!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