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汉堂主

罗汉堂主

 
 
 

日志

 
 
关于我

老友们都喊我"罗汉",出生于绿野无边的凤城竹林。以教书为业,中学化学高级教师,现供职某教育机构。教余喜看书、运动、交友、喝酒(但酒量差,胃常出血)骑车出游、偶尔写作。既非科班更非新秀,不是老人也不年轻,从2003年始尝试写点东西,大多为随笔,偶有拙作见诸报端。无大志向,崇尚自由。

网易考拉推荐

遥 远 的 吉 它 声  

2008-07-09 20:39:34|  分类: 随笔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年一度的“五.一“长假,对上班族的我只意味着可以闲适地休憩几天而已,已无心远行了。心灵的疲乏驱使我独自爬上了小城江东新区后山的森林公园,期望能稍稍松驰一下神经,放飞一下心情。幽深的小径,幽深的树林,只有飞鸟,没有行人,顿时觉得已远离了嘈杂的城市,其实小城就在眼皮底下。

远处的亭子传来一阵悠扬的吉它声。平心而论,这样的环境,确是抚琴自怡的好所在,此情此景,让曾经醉心抚琴而歌的我心中多了几分怅然。寻声而上,一位面目清瘦、白净的高挑少年背倚栏杆正独自忘情地弹奏《爱的罗漫史》,全然不觉我的到来。我的心不禁一怔,这分明就是二十年前的我。

曾经有两样东西是我的最爱,一样是书,关于我读书的故事,我老家小学的老师们至今还拿来当宣传的范本,教育孩子们要象我一样热爱读书。说来惭愧,其实我看的都是小说,那是不务正业,否则功课稍好点,也不会这么没出息,在懵懵懂懂、碌碌无为中已虚度了半生了。初中时期老师对我的每一份评语中都少不了一句“上课爱看小说”,这自然是缺点了。

另一样就是吉它。步入大学校园的第一天就听到一种非常悦耳的声音,后来才知道这是一种叫吉它的乐器发出的,就觉得世界上没有比吉它声更美妙的声音了。我完全忘记了还有其它乐器的存在,完完全全被它征服了,最大的心愿就是尽快有一把属于自己的吉它。

第二个学期,我终于举债买了一把音质非常好的“金雀”牌吉它,那份心情远比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激动。从此这把吉它成了我大学时代乃至走出校园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最为珍惜最为昂贵的家产,拥有了它,我不再感到孤单,生活添了不少情调,指甲划过琴弦的感觉真是太美妙了。

走出大学校园,提着简单的行囊,身背“金雀”,长发,净面,窄衣,阔裤,典型的八十年代中期都市青春少年的形象,跨进小镇,漫步小街,踟蹰河畔,俨然孤独的歌者,自成一道风景。

之后的日子贪乏而无聊,白天的纵情弹唱使我身边总是挤满了附和与聆听者的身影,多少让我淡忘了身在他乡的感觉,陡长几分自信。但是最让我陶醉的是在夜深人静时,独自躲在十平米的斗室之中练习古典吉它曲《爱的罗曼史》、《绿袖子》、《莫斯科效外的晚上》,在华语歌曲中我用古曲弹奏法改编的独奏曲《在水一方》是我的最爱,一遍又一遍地在斗室回响,也许是寄托对远方的思念,也许是抚慰孤独的心灵,也许是诉说对现实的无奈,诉说心中的孤苦与迷惘,二十岁的我将自己的全部心事化作悠扬的吉它声,任她在寂静山村的夜空流泻,沉浸在自己营造的音乐氛围中,完完全全没有了自己,直到筋疲力尽。

琴声无意惹人,却免不了要扰人。

毕业后的第一个中秋月明夜,已经很久没有自由出游的我与几个同样热爱吉它的新朋友,相约到银滩(一个美丽的沙洲)赏月。当空明月将银辉泻下,好象满星斗坠落银滩,到处是闪光的星点,四周是波光粼粼静静流淌的都江水,河风上朔,将吉它声、笑闹声、歌唱声送到了上游的河谷、山岭,整个中秋夜都属于二十岁的我们。这是我几十年来惟一拥有的一个狂欢中秋夜。直到月没东山,晨曦初露。

回到斗室,已是日高三杆,隔壁的细红着双眼怯怯地说,你以后晚上不要出去了好吗,我怕。

一楼只有我与细住,我没住进之前曾有醉汉深夜敲门。以后,只要细在,我再晚也要回到斗室弹一曲《在水一方》,只为了对一个女孩的庄严承诺。

十五年后的中秋夜,与早已另谋他处、杳无音讯十几年的细邂逅小城。细说,她有失眠顽症,所以瘦,大家才叫她“细”,我住进隔壁的第一夜,她就在零晨前安然入睡且一觉睡到大天光,之后的每个夜上,她都是在我一遍又一遍的《在水一方》吉它声中入睡的,只有十五年前的那个中秋夜她没有听到《再水一方》,所以一整夜都没法合眼,其实她不是怕。之后她没再吃过安眠药,也没再失过眠。我与相聚在一起且即将向年轻告别的朋友们听后都嘘吁不已。

我想,音乐的力量不可小觑,至少还曾使一个少女的失眠症得到彻底康复。

可是,人是物非,也记不清从何时开始,我对吉它狂热的心已逐渐冷却,是纷纷扰扰的人和事,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我不太清楚,象玛雅人从美州丛林消失一样成了谜。也许吉它是属于年轻人的,可离开吉它的时候我还年轻。

生活,吞没了那份闲适、浪漫和少年时的冲动、激情。受了伤的吉它孤独地挂在墙上,共鸣箱有一处明显的内陷,那是与有棱角的物体对撞的结果,音质已大不如前,我按弦的左手指上厚厚的老茧已兑掉,右手纤长的指甲嫌碍事,剪了,曾经伴我十年的“金雀”不再清嗓高鸣。读大学的三弟甚感可怜,将她带回仍风行吉它的校园,我想或许吉它本来就不该走出大学校园,在那里所有的喜怒哀乐都会有人寄情她。热爱吉它的人不应该步入社会。

可惜的是三弟并没有象当初的我那样视她如身体,不久便弄丢了。从此我便彻底与我的“金雀”吉它断绝了任何关系。象与曾经苦恋了十年的女友彻底分手没有了任何牵挂似的。

弹吉它,需要激情,需要青春,但更重要的是要有一个能培养热情的心灵环境,吉它是弹给自己听的,弹的是一份心情,业余爱好者更是如此。

我静静的听,好难得有这份心情。明显觉得小伙子的颤音和滑音处理得有缺陷,左手图省力一把握住琴柄,极大地妨碍上下左右灵活自如的滑动,不利于技巧的进一步掌握和发挥。可是我没有勇气上前去帮助指点,更怕自己早已生疏僵硬的手指再也拔不出美好的音符,陡增笑料而已,因为,真正的吉它声已离开我很久、很遥远了。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