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汉堂主

罗汉堂主

 
 
 

日志

 
 
关于我

老友们都喊我"罗汉",出生于绿野无边的凤城竹林。以教书为业,中学化学高级教师,现供职某教育机构。教余喜看书、运动、交友、喝酒(但酒量差,胃常出血)骑车出游、偶尔写作。既非科班更非新秀,不是老人也不年轻,从2003年始尝试写点东西,大多为随笔,偶有拙作见诸报端。无大志向,崇尚自由。

网易考拉推荐

月亮山区污牛河流域的“椰规”  

2009-12-21 10:27:34|  分类: 旅游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污牛河全长121公里,蜿蜒在月亮山区纵横交错、被遮天蔽日原始森林覆盖着的深山峡谷中,源头为月亮山主峰下的光辉乡长牛村(苗语为“揪牛”),依次流经从江县的光辉乡、加鸠乡、榕江县计划乡、从江县东朗乡、停洞镇、下江镇,在下江镇亚温村(苗语为“古牛”)口注入浩浩都柳江,是都柳江从江段最大的一条支流。“污”为苗语的“水、河、江”之意,因源头河尾村名均有“牛”,故称为“污牛河”。

         污牛河流域是从江县苗族最集中的地区,也是月亮山区苗族文化的中心区域,这里流传着很多动人的民间传说、历史掌故、神秘巫术、苗族医药、苗族山规,其中“椰规”就是一部神秘的苗族社会自我规范、自我管理的无字“法典”,千百年来一直在发挥着神奇的管理效益。

       苗族是一个苦难的民族,苗族的迁徒史就是一部苦难史,广西的融水县、贵州的从江县、榕江县的大山峡谷里就是苗族聚居的重要区域。一千多年前,苗族先民为避难从湖南、江西、广西等地寻江而上,其中一支就进驻了月亮山地区,在污牛河一带定居。当时,由于山高林密,谷深坡陡,可耕种面积稀少,生存条件十分恶劣,苗族先民们披荆崭棘,开荒拓土,克服了重重困难,创造了罕见的奇迹——月亮山梯田,终于在月亮山区站稳脚并得到很大发展,人口不断增多,已在污牛河流域一带发展成几十个村寨。但苗族社会的逐渐壮大的同时,一些人类社会固有的问题逐渐显现,山头间、村寨间及村寨内部的矛盾不断升级,最后发展到相互械斗、抢劫、杀人、放火,更加剧了苗族生活的困苦,苗族社会动乱不堪。

       苗族社会急需平稳和谐的社会秩序。

“椰规”的诞生及社会功能

       月亮山区苗族社会动乱不堪的局面,引起了一位女寨老的深深忧虑。为了稳定苗族社会秩序,使人民安居乐业,在污牛河一带德高望重的摆拉村女寨老——务本的主持下,秀摆村的故九、加学村的故红二位寨老组织这一带村寨中威望素著的寨老集中商讨苗族社会秩序稳定问题,众寨老一致认为,月亮山区必须有一部严格执行的“山规”。经过众寨老7天7夜讨论、酝酿、修订,这部“山规”终于形成,并决定在污牛河中上游加学村寨脚的“能秋”(地名)栽岩以示规成,这就是著名的“能秋椰规”,即苗语中的“椰党爽,格能秋”。“规”——即规章、规矩、规范、制度,这里特指此次会议制定的“山规”,“椰”——即苗语岩石。栽石立“规”,取岩石的“坚硬”“不变质”之意,一表示“山规”的严肃性、严厉性、权威性、不可更改性,二表示“山规”的永恒性,子子孙孙都要遵规。“能秋椰规”管辖范围就是污牛河流域的苗族村寨,即从河口亚温村到河源长牛村一带(包括支流污摸河、污秋河、污奢河、污借河、打瑞河)所辖村寨有加鸠乡党卡、加能等19个村,东朗乡友夺、九德等21个村,加勉乡别鸠、污扣等20个村,光辉乡加牙、长牛等7个村,停洞镇九曰、苗棚等11个村,下江镇良文、高联等5个村、宰便镇友娘、摆虾、摆堆等3个村,榕江县计划乡加退、加早、摆王3 个村共计89个村,人口约7万人。

       由于苗族只有语言没有文字,究竟是何时制定,已无法考证,且这块融有一部苗族社会治理法典内容的“规椰”是一块并不起眼的普通条石,插入地下部分据说为60公分深,露出地面仅50公分,直径约10公分的不规则椭园形石头,上无字,也无任何符号,至今仍静静地昂立在能秋的草丛中,但“椰规”自在人心,自从有了“椰规”并严格执行后,月亮山区苗族村寨的社会秩序顿时好转,人民逐渐安居乐业。千百年来,污牛河流域苗族人民自觉遵守“椰规”,“椰规”早已成为月亮山区苗族人民自觉遵守、规范的规章,直到现在,月亮山区仍是民风最纯朴、社会秩序最好的地区,不能不说“椰规”在管理中产生了巨大作用,至今,仍是月亮山区苗族人民自我管理的重要手段,是国家法律实施的有力补充。

       “椰规”内容很广,涉及人际关系、生丧嫁娶、民族节日、敬老爱幼、社会治安等多方面,为保证准确无误地执行“椰规”,每个村寨都要选出一名为人公正不阿、责任心强,有一定威望的人担任“椰规”的“掌规”,“掌规”必须透熟“椰规”内容,准确应用,通常由本村寨老担任。“掌规”每隔几年就集中本寨人学习“椰规”内容,使常用内容能人人了然于胸,个个按“规”操作,遇有争端或疑难,则由“掌规”据“规”判处、解释,无有不服。 栽岩立规是污牛河一带苗族的习俗,但“能秋岩”只是月亮山区污牛河流域苗族村寨的一个“总岩”(苗族习惯用“岩”来表示“椰规”)而已,各村寨还可根据实际情况再栽“子岩”对“椰规”进一步细化,以便更具可操作性,相当于“实施细则”,因此,经过千百年的进化,各村各寨“子岩”内容略有不同,这就是当今月亮山区“村规民约”的基础和依据。

       “椰规”内容很细。如男女青年不管是自由恋爱成婚还是父母包办成婚,都要男方家派人到女方家订婚,仪式是“杀鸡看眼”,如鸡眼睛两边一样方能确定婚姻关系,如鸡的双眼不一样则不能确定婚姻关系。再如婚姻关系确定后,如有一方移情别恋,要求解除婚姻关系,必须经双方寨老和亲属协商达成共识方能解除婚姻关系,解除金为6——12元(按古币折现金);结婚时,男方送聘礼1至3头牛不等,(不是一次性送,而是一辈了只送3头,何时送牛由双方商定),但在聘礼问题上并非一成不变的,如男方家庭实在困难而双方确实情投意合的就由寨老出面请双方几个亲戚吃餐饭或一只鸭、一囿(囿是农村专用于装饭用的竹藤制品)糯饭也可以算定亲了。如果婚后感情破裂,缘份已尽,经双方父母、寨老、亲戚多次教育、调解不成,仍坚持要离婚的,视其情节给予处罚,处以3.3、5.5、9.9两不等白银罚款,双方财产自行协商处理,子女一般都随父亲。“椰规”还特别规定,对于上了一定年纪,男方提出离婚的,除处罚金外,还要付给女方安家费,这也表现了“椰规”的人性化并倾向于保护弱势群体。

       治安方面,涉及偷鸡、偷鸭、偷瓜菜、偷牛、马、猪、狗及开仓、开屋,甚至偷开水源、破坏水笕等,处罚除退脏外,视甚情节处罚1两6钱—7两白银(折合现币200—1200元)。

       苗族文化源远流长,未有文字记载,但都形成了“椰规”民约,至今民间仍然沿用“椰规”来进行自我管理,现在民间的一些纠纷除违反国家法律贪污处理外,一般都由各村寨按照古老的“椰规”条款来进行调解和处理,当事人都能够遵守和执行。

       但“椰规”也有其弊端,如因无文字记载,只是口口相传,不规范,易遗忘、疏漏、不利于大众掌握;有的有浓重的迷信色彩,如以“杀鸡看眼”确定婚姻关系;有的已不具有时代意义或与国家宪法、法律相悖,如早婚早育,多子多孙,近亲结婚,舅家优先等陋俗。有的“规”延用至今已完全背离了“椰规”的初衷,如每逢红白喜事、乔迁新居、苗族古藏节等,“椰规”规定亲戚之间送2两以上银子重礼的,除正常吃喝外,主家还得砍一腿猪或牛肉(除猪头或牛头外,一头整猪整牛按4条腿均分,相当于一头猪、牛的1/4)作回礼,以示对送重礼亲戚的酬谢,要知道古代的2两银子可买一整头猪或牛。由于经济的发展,如今能送所谓“大礼”的越来越多,“大礼”的起点越来越低,且村民之间有相互攀比陋习,逐渐形成了收100元以上礼金或一床被子、毯子等都得砍回礼猪肉一腿(少则十几斤,多则二三十斤),有的回礼肉价值远超礼金,但因有“椰规”所限,谁都不敢破“规”,主家只得硬着头皮硬撑,因此,每逢“大事”,一般家庭少则费猪(牛)7、8头,多的达10头以上甚至20头,所杀牲畜多为向亲友“借”,然后再自己养猪、牛还,有的要还十几二十年都未能清帐,对农村家庭造成了很大负担,“因喜致穷”“遇喜则愁”的现象在月亮山污牛河流域苗寨十分普遍,可以说严重阻碍了农村经济社会的发展,成为该地区苗族村寨社会不稳定的重要因素之一。部分内容引起了苗族同胞的强烈反应,希望早日改革“椰规”的愿望十分迫切。

       月亮山污牛河流域苗族村寨急需一部符合时代要求、切合民族实际的新“椰规”。

    “椰规”的继承与创新

       但随着老一代寨老的不断退去,随着时代的发展,苗族村寨的社会组织、结构、功能已发生了很大变化,以村寨寨老为组织者组织人员重新修订“椰规”已成为不可能,针对这一情况,加鸠乡人大主席杨能文、东朗乡人大主席李晓良于2009年始就向光辉乡、加勉乡、宰便镇、停洞镇、下江镇等乡镇人大主席发出邀请,决心顺应民意,借助乡镇人大这个平台,引导所辖区域苗族同胞对不适宜的“椰规”条款进行修订,动员苗族群众移风易俗。

       “椰规”改革会议由所属几个乡镇人大组织召开,会议已召开三次,每次会议都有三十多名片区苗寨寨老代表、村民代表、乡镇人大主席团主席参加,会议充分尊重“椰规”的民族性,完全按照老“椰规”的制规程序,由寨老商议,派专人记录,打印后分发各村讨论,修改,反馈。通过充分酝酿,广泛征求群众意见,四易其稿,新“椰”已成熟。为尊重“椰规”在苗族人民心目中的崇高地位,使新“椰规”更具群众基础,新“椰规”立“规”仪式于2010年3月26日(农历2月11日)在“能秋岩”的立“岩”地——加鸠乡加学村寨脚的能秋举行了隆重宰牛定规活动,89个村寨寨老、村民委主任、所属乡镇人大主席近300人参加,是苗族人民的一次盛大聚会。牛是苗族同胞的图腾,牛寄托着乌牛河一带苗族同胞的信仰。宰牛定规牛头分给乌牛河的源头长牛村,牛尾分给乌牛河尾的温村,牛留给能秋边上的加学村。不管是个体还是族群,生命本是有头有尾有始有终生生不息的。水牛与水在这里合二为一,共同实现了民们的生命崇拜,完成了生命信仰由抽象具象的演绎过程。至此,月亮山区污牛河流域苗族新“椰规”正式实施生效。

      新“椰规”遵循宪法、法律,继续维护和弘扬“椰摆叶格引利”和“椰党爽,格能秋”等岩碑中的好习俗好传统,废弃了一些不符合现实、法律和不利于今后发展的旧规条款,本着合理开发和保护所辖苗族村寨的优秀文化,保持苗族社会的政治稳定、经济繁荣、生活安定、社会和谐、共同进步的目的,制定了新“椰规”十五章共八十条7000余字。新“椰规”内容更充实、更丰富、更符合时代发展的要求,包括婚育、丧葬、迁居、节日、教育、卫生、消防、民族文化、村寨关系、社会组织、“椰规”责任及罚金管理等详细内容,对每一条“规”进行了明晰的阐述,并注明了违规罚金额度。新“椰规”特别对摈除早婚早育、父母包办、近亲结婚陋俗,提倡离婚、结婚走法律程序,提倡厉行节约,婚姻自由,男女平等,计划生育,尊老爱幼,扶助弱困,保护文化,鸣锣喊寨,消防安全,保护森林,共创文明,集资助学成才,杜绝家庭暴力,禁毒禁赌禁邪教作了详细规定,并对财会管理、执规程序、执规人职责、罚金用途等作了明确规定。特别对苗族同胞反应强烈的“送重礼”、“砍回礼肉”问题作了严格规定:所有红白喜事,操办从简,亲友送礼以帮衬为主,不得送重礼,若确需砍回礼肉一律不得超过2市斤(古藏节不超过5市斤),否则双方各罚600元。

       新“椰规”不再是一部无字“法典”,将成为新时期污牛河流域苗族社会组织自我规范、自我管理、推进社会进步的重要载体,必将在苗族社会生活中发挥重要作用。

       关于苗族“椰规”的历史记载

      乾隆三十六年(1771)置下江厅,据清代下江厅示意图,月亮山区污牛河流域属下江厅所辖。民国二年(1913)下江厅改为下江县,民国三十年(1941),下江县与永从县并为从江县至今。

      黔东南的“改土归流”在雍正年间完成。原黎平、榕江、从江三县隶都匀专署所辖,改土归流之前,下江厅所辖没有土司统治,都是由苗族依照“椰规”自行管理。乾隆皇帝对云贵总督张广泗的《苗疆善后事宜》奏折批语中说:“苗民风俗,与内地迥别,嗣后苗众一切自争相讼之事,俱照‘苗例’完结,不必绳以官法”(清乾隆《清实录》,贵州人民出版社1964年版635页)。所述“苗例”即各地苗族民众根据社会管理的需要制定的“议榔”“椰规”“埋岩”等大同小异的族规民约;所谓“以夷治夷”是统治阶级对少数民族地区的管理手段,如果避开“苗例”而在苗族社会一意孤行“绳以官法”是难以奏效的。史料有“明洪武三十年(1397)下江万山丛杂,纵横绵亘于古州。。。。。。。林木蓊郁,从峦密稠,荫绝人间”的记载,从自然地理位置来看,污牛河一带属“从峦密稠,荫绝人间”之所,历代统治者都把这些地区划为“化外生苗”,污牛一带苗区山高谷深,民贫地瘠,及至民国政府对污牛河流的苗民统治也是鞭长莫及,在这样的地理环境和历史背景下“椰规”应运而生,是自然而然的事了。

       因苗族只有语言而无文字,汉文明又难“化”及此,掌握汉字的人极少,不能以文字记载,只能由寨老头人订立口头盟约,埋石为证。“能秋岩”的埋岩时间无史可考,但从以上分析“椰规”的诞生年代应在明代以前,长期以来,它一直是支撑污牛河流域苗民和谐与安宁的法典,同时又是这一带苗族人民团结互助,共御外侮的精神支柱,它的存在和自我完善,既弥补了一方历史的空白,又填补了官方法典的简略,令今天一些专家学者对“椰规”的探索研究依然经久不衰。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