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汉堂主

罗汉堂主

 
 
 

日志

 
 
关于我

老友们都喊我"罗汉",出生于绿野无边的凤城竹林。以教书为业,中学化学高级教师,现供职某教育机构。教余喜看书、运动、交友、喝酒(但酒量差,胃常出血)骑车出游、偶尔写作。既非科班更非新秀,不是老人也不年轻,从2003年始尝试写点东西,大多为随笔,偶有拙作见诸报端。无大志向,崇尚自由。

网易考拉推荐

走 过 茫 茫 雨 路  

2009-03-20 20:14:49|  分类: 随笔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次刻骨铭心的经历是人生一笔不可多得的财富,让人倍感珍惜。

   私藏心底二十余年的那份记忆,随时间的流逝逾加清晰,滴嗒着雨点的夜晚是我独品那段茫茫雨路的绝佳时光。

二十三年前的“黑色七月”,当颇有自尊的我再次从“独木桥”上跌落时,已是一个被残酷的现实完全击倒没有了任何感觉的少年。父亲只得将早备的大学报名费改为我投奔远在他乡的大表兄潘刚的路资,开始了我人生的首次远航。我毫无感觉地随父亲辗转三日到达小镇平永,公路因水毁严重无车可通,只得背负行囊陡步抄近道翻山越岭70里终抵目的地——榕江县乐里中学。

尽管有表兄兼恩师的悉心开导,我心情始终难以平静,逃不出落榜的阴影,梦里出现的总是同学的耻笑,乡邻的白眼,更多的是高考考场上永远作不完的试题,常常被恶梦惊醒,惊出一身冷汗,精神极度虚乏。“再也不读书了!”这种念头与日递增,我的心飞入了故乡深山老林里伐木的队伍,在那里,劳累可以让我忘掉一切,我曾有过体验,可以睡得很香很香,不会有梦。

浑浑噩噩的两周后,忽接最关心我的三叔妈“速返母校复读”的电报,我找到了离开学校的理由,心里想着只要回到家就进山伐木去,以抓救命稻草的速度提起简单的行李就走,表兄却不但要我带走我与父亲两人带来的足有40斤行囊,而且还特意塞了几本复习用书。我心里一阵苦笑,挑到山上再扔掉吧。

路,依稀记得还是来时的路,只是天上飘着小雨,路面泥泞不堪,比来时难走多了;心,虽然还是苦的,却搁在故乡深山林场里算是有了着落,与来时稍有不同罢了。在牛踩成深坑的小路上高一脚低一脚地穿过了不知多少个村寨,那双十分珍视的回力鞋已辨不清样了,肩上的担子越来越沉重。当我喘着粗气咬着牙爬上往里村山顶的交叉路口时,再也走不动了,雾越来越大,呼啸的秋风携裹着小雨狠狠地砸在脸上,一阵阵生痛,更加重了本已十分沉重的心情,我完全迷失了方向,那一,到处是原始森林,林中雾气蒸腾,四周除了萧煞的风声外,突然连一路走来常绕耳边的鸟鸣和牛哞声都没有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仿佛闯入了一个阴森恐怖的未知世界,前行的方向在哪里?孤立无助的十七岁少年不觉悲从中来,脑子一片空白,卸下担子倚在一株大杉树上伤心地哭了,一任眼泪和雨流下。

“有啥子麻烦吗?”一声还带稚气的川音将我从无望中惊醒。一个比我还矮半个头的精瘦男孩站在我面前,注视着形容萎顿水泪满面的我。“走!”他抄起我不想让表兄寒心才勉强挑到这儿正准备一扔了之的行李,顶着浓雾朝一条小道大步走去,我移动铅重的双腿木讷地跟在后面。

这是一个年仅16岁的四川瓦匠,却已在这座大山里烧瓦两年了。他说,烧瓦人很苦,超负荷的劳动成就了别人漂亮的避风港,自己却一年四季住在四面透风的茅草棚里,穿梭在村寨农家。在大山里烧砖瓦全靠手工操作,工作量很大,挖窑、取方、练泥、制坯、入窑到连续7天7夜大火,环环相扣,丝毫不得懈怠,特别是最后两天至关重要,火过猛瓦片易粘连,火力不够瓦片易裂,掌握不好火候,拿捏不准时间,就烧不出好瓦,就前功尽弃,他正赶去平永请老师傅来“看窑”呢!“这和读书一个样噻!关键时刻放弃了等于白读了,要是我能咬牙读完初三,现在已上高二了,出来才知道生活的苦呀!” 小瓦匠似乎是针对落魄的我说的,可他完全不了解我的情况;他说他决定了,再烧两窑就返家过年,并且继续读书,再大的困难他都能顶得下来,他就不信自己考不上大学。嘴里时不时哼着小曲,生活没有击倒他,倒使他变得乐观、自信了。

几乎是小瓦匠一个人的平淡的诉说,给我带来的却是心灵的震撼,想不到比我还小一岁的小瓦匠对人生有这么深的感悟,他吃的苦,受过的挫折一定比我多多了。我静静地听健谈的小瓦匠一边侃一边走,两个月来从没平静过的心渐渐地平静了,思路也渐渐清晰,一股无以名状的羞愧感陡然而生,失落的自尊再次袭上心头,接过小瓦匠肩上的行李,默默地走出了迷雾中的密林。尽管天仍下着小雨,路还是同样的泥泞,可是天似乎亮了许多,我的心情也舒展多了,仿佛走进了另一片天,肩上的行囊不再那么沉重(实际重量增大了),也许是心情的缘故,负重也能跟上小瓦匠飞快的脚步。我不知道(也不再想知道)小瓦匠姓甚名谁,是什么原因离开校园的,但我知道他经受了风雨,生活使他醒悟,使他坚强了。

尽管70里茫茫雨路我足足走了10 个小时,但我却走出了迷雾,走出了困顿,走出了泥泞,迈过了自己那道坎。

我没有扔掉行囊中的书,也没进山成为伐木队员,而是按家人的安排回到母校加入了小师弟们拼闯独木桥的队伍。尽管复读的第十天(国庆节)夜里,在片叶无存的校园里横遭毒王眼镜蛇亲吻差一点命丧黄泉,对我无疑是沉重的打击,谁都认为我又完了,我却出人意料地站了起来,因为我的心没有倒下,休养的半年多里,坚持在家边疗伤边自修,撑着双拐闯过了五月的高考预选,并终于经受了黑色七月的检验,闯过了独木桥。

回想起在我人生最颓废的时候走过的最难走的茫茫雨路,有偶遇的四川小瓦匠同行,让我走出了自己,更让我藐视人生中的困难和挫折,感谢茫茫雨路,感谢你,小瓦匠!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