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汉堂主

罗汉堂主

 
 
 

日志

 
 
关于我

老友们都喊我"罗汉",出生于绿野无边的凤城竹林。以教书为业,中学化学高级教师,现供职某教育机构。教余喜看书、运动、交友、喝酒(但酒量差,胃常出血)骑车出游、偶尔写作。既非科班更非新秀,不是老人也不年轻,从2003年始尝试写点东西,大多为随笔,偶有拙作见诸报端。无大志向,崇尚自由。

网易考拉推荐

春驻加车  

2010-05-09 18:18:03|  分类: 随笔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曾感动于长城的雄伟,东海的浩瀚,也曾被张家界的壮观,希拉仁穆大草原的辽阔所震撼,以为此生不易再为山水而感动了,不意却在莺飞草长的仲春时节再次沉醉于月亮山麓的加车(ju)梯田。

       顶着如酥春雨,踏着泥泞春路,吮吸着春的芬芳,怀揣着怯怯而热切的心,我走进了加车。

       跨过一道深谷,再翻过那道如屏障似的山梁,  远远的,透过山谷中悠悠腾起的薄雾,一派层叠连绵气势磅礴的梯田突现在眼前,或长或短或直或弯或宽或窄,依山就势,形态各异,小的如“句号”,长的像腰带,一沟又一沟,一岭又一岭,上至山顶,下抵深深的加瑞河谷,前面直接远处的漠漠群山。一场春雨来临,大多数田里早已注满了水,天光云影薄雾中,色彩明丽而丰富,水汪汪的田如一面面不规则的仰天镜子,将天上的云,山间的雾,对岸的树乃至近旁的青草以不同的角度隐隐约约地反射到我的眼球,如一张张横陈的黑白照片,生动而经典;红色的浮萍、刚刚泛青的秧苗、旱田里的青草、待收的油菜更将这细瘦的梯田染成一匹匹彩带,随薄雾顺山飘逸,定格在山腰,分明是苗女腰间灵动的彩带。一路走过,不时有三五户农家散落田岭间,随意而闲适,仿佛大自然为这莽莽梯田着意点缀的符号,轻烟伴薄雾将这田野抹成一幅幅朦朦胧胧随时变幻的水墨画,淡定而悠远。让我想起了“层层叠叠上云霄,谁把天梯挂野峤;稻浪千重和雾卷,炊烟几簇伴风飘”的诗句。

       正是山间春忙时节,随处可见忙碌的身影,挥鞭喝牛的耕者,弯腰割草的妇人,汲水的村姑,牵牛的牧童,牛仔寻娘,牛哞声声,铃声阵阵,仿佛要着意惊醒还在“春眠不觉晓”的加车梯田,这是牛与人在梯田上奏响的春光曲,更是一幅绝妙的田原春光图,  我被这一幕惊呆了:仿佛走入了另一个世界!其实,这就是苗寨加车的第一名片,何尝不是加车人首选的待客之道:让你先醉在美丽的梯田风光里!

      一条乡村公路,弯弯曲曲,细细瘦瘦,与梯田一起随山势盘旋在山岭间,苗寨加车,就座落在千顷梯田中间,依山膀田,绿树荫荫,一条小溪,从山上密布的丛林里飘然而下,穿过层层梯田,穿过加车苗寨,注入加瑞河,哗哗哗,滋润了这梯田人家。加车人无疑是幸运的,祖先缔造了这千顷梯田,在百年难遇的大旱年份里,当黔中大地还在大张着干裂的嘴唇,仰面苦苦祈雨时,加车,这个月亮山腹地的苗寨里,竟依然田不干,水长流,树常绿,加车人按部就班从容操作农事,早早地耙了田,播了种,田野里已是郁郁郁葱葱,生机盎然。加车的蛙无疑也是幸运的,当外地的蛙们还在干旱里苦熬时,加车的蛙们已在过狂欢节,忙着孕育自己的后代了,领唱者声音越众而出,高亢有力,掌握着欢唱的节奏,呱!呱!呱呱!顿时,整个山谷里热闹起来了,汇成了仲春山野特有的重奏曲!

        真是春天孩儿脸,说变就变。午后,雨驻了,雾散了,朗朗的天上,一轮红日,万道霞光,给大山里的一切都镀上了一层金色,空中透亮极了。我挎着相机踏进整洁的村道,迎面而来的是一声老友似的“你来了!”让人猛一怔,不禁心里打鼓:“你认识我?”其实,这是苗家特有的待客之礼:进寨就是客。一碗碗金黄的糯米酒、一碟碟飘香鲜红的腌鱼、腌肉端了上来,直让人垂涎欲滴,村妇们高举酒碗,唱起了苗家敬酒歌,让最怯酒的我也不禁连干三碗,大啖腌肉,竟赢得阵阵喝采声,顿时醉倒在醇醇的米酒里,浓浓的里乡情里,就象回到了久别的老家。

       山间的月亮起得迟。深夜,月儿还没爬上坡,田野一片漆黑,只有路灯还在睁着昏昏欲睡的眼,劳作一天的人们早早进入了梦乡,寨子里一片安详宁静,倒是蛙们唱得更欢了,一曲又一曲。老支书说今晚有月,对梯田月景的渴望让我几乎一夜难眠。凌晨三时,起夜的旅人将木板踩得嘎嘎直响,猛醒来时,已是皓月当空,群星闪烁,一片清辉透过玻窗洒进栖身的木屋,清清爽爽,真是十五的月亮十六圆,这加车的月儿比昨夜小城的月儿丰满充盈多了,月儿不负我,我更不可辜负了这加车仲春的月夜,披衣走出木楼,踏着月色,走进溶溶月光下的梯田里。

       如果说白昼下的千顷梯田展露的是一种撼人心魄的壮美的话,那么,时而清亮时而朦胧月色下的加车梯田没有了白天的棱角和层次,更没有了丰富的色彩,只是线条柔美依旧,如披上轻纱的睡美人,宁静、祥和、温柔,更加楚楚动人,让人浮想连翩。四下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响,喧闹的蛙们也歇息了,惟有微风拂过耳际的感觉。肃立茫茫田岭间,我屏住了呼吸,微闭双目,仿佛入了禅定,于是这大山的历史便奔涌而来:一群躲避战乱疲惫不堪的苗族先祖携家带口闯进了月亮山原始森林里,终于找到了避祸的港湾。于是,刀削斧劈,披荆崭棘,开荒拓土,繁衍生息,千百年来,一代又一代,顽强的苗族人民在丛林密布的山脊上镌刻着自己民族的命运,展示了不屈的灵魂,创造了罕见的奇迹——细细瘦瘦、弯弯曲曲、层层叠叠、绵绵不绝、跌宕起伏的月亮山梯田,子孙们秉承了先人“与山同住”的理念,以报恩者的心经营自己的绿色家园,所有梯田周围依然保存了茂密的森林,为高山上的梯田保证了珍贵的水源,这也许就是月亮山大旱年里田不干、水长流的不二法宝吧。

       这宏伟壮观的层层梯田就是一部月亮山史诗,一行行注满了艰辛、执着、希望和这个民族山一样的性格——朴实、坚韧,同样书写着人类珍爱自然,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典范。加榜乡加车梯田就是月亮山梯田的典型代表,它延绵12公里,气势恢弘,无以伦比,一条公路将景区的党扭、加页、加车、从开、平引五个村连成一片,通乡油路建设工程已启动,交通瓶颈一旦打破,拉近了加车与外界的距离,加车梯田一定能成为最具观赏价值的黄金景区。

       远处,闪光灯一闪,又一闪。噫!一直以为只有我才会有兴致独赏这加车千顷梯田的夜景,让思绪在山谷中自由飘飞呢,其实,谁不为加车的月夜梯田而彻夜难眠呢。朋友,也许你怀着我一样的心情,但你只是用镜头将加车梯田最美丽的部分最迷人的瞬间摄进相机里,而我,却将加车的一切全部溶进心田,化为不息的血液。春天,也许并不是加车最美的季节,但我已经被深深的感动了,土地是块调色板,一定能调出夏天的滔天碧浪,秋天的层层金穗,冬天的皑皑白雪,那,又将是怎样的景色呢!  我痴痴地想着,直到东面的山巅上徐徐升起一轮火球,寂静的加车上空呈现“日月同辉”,晨鸣的蛙们再次闹响山山岭岭,千顷梯田。

       我在想,苗族只有语言没有文字,“jiaju”之名是早有的,至于第一个将她赋于汉字名“加车”时,为何不取“宜居”的“居”而用“车、马、炮”的“车”呢?一定是个象棋爱好者吧。其实用“家居”或“佳居”不更合适吗?“加车”——“佳居”!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