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汉堂主

罗汉堂主

 
 
 

日志

 
 
关于我

老友们都喊我"罗汉",出生于绿野无边的凤城竹林。以教书为业,中学化学高级教师,现供职某教育机构。教余喜看书、运动、交友、喝酒(但酒量差,胃常出血)骑车出游、偶尔写作。既非科班更非新秀,不是老人也不年轻,从2003年始尝试写点东西,大多为随笔,偶有拙作见诸报端。无大志向,崇尚自由。

网易考拉推荐

山岭上有段青石板路  

2010-10-01 10:27:38|  分类: 随笔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大山竹海”之称的翁晒村通往山外商贾重镇—远口的路是一截盘旋在山岭间宽宽绰绰的古驿道,始于湖南靖州终于贵州天柱,延绵两百多里,清一色青石板铺就,如蜿蜒于山岭上的长龙。原来是一条军事通道,爷爷的爷爷就曾见过两天两夜的长辫兵从湖南方向走过青石板,一年后从青石板上走回来的辫子兵只走了一天就完了。之后这条石板路就只有挑夫走卒,商贾百姓,再没见过兵了。

我对青石板路的记忆是从四岁开始。每个赶集日下午,我会早早地坐在离家不远的梨子坳上,两眼盯住青石板路,学会了挨着个数一拔又一拔踏上归途的人,总盼望着第100个人是拄拐返程的爷爷。爷爷每集必赶,主要出售木刨、旱烟,换回米酒、盐巴,当然更少不了我这个倍受爷爷珍爱的长房长孙的棒棒糖,害得我满嘴虫牙,在饥饿的年代这倒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

过往路人都喜欢坐在梨子坳上歇脚纳凉,吧嗒着呛鼻的旱烟摆些千奇百怪的故事,让我知道了除母语以外还有一种叫“汉话”的语言,便滋生了沿青石板山道走出去看看山外世界的梦想。多年后终于成就了大山深处的翁晒村第一个靠读书走出山门的少年。

三年高中在清水江边的远口度过,每个周末都有机会用思想和双腿独自丈量从故乡的梨子坳到清水江边的这一段石板路,一步又一步,人生开始在恋家的归途与奋飞理想的出路间摆动。不久便发现走在青石板路上看课外书是一种难得的享受,在这里能把一切的一切放下,又不用担心踩进泥坑,久而久之便养成了一走路就想看书的坏习惯,就在这条青石板路上我读完了《三言二刻》、《三国演义》等,多少次回家的目的纯粹就为了过“走路看书”的瘾;这倒也是一绝,从未跌倒过,还博得了一个“勤学”的好名声,在村里广为传颂,其实那是“不务正业”,都说走路看书伤眼,也许是山野绿色的缘故,让我至今仍有一副好眼神。只有一次,父亲的一位老友状告我书读多了,礼数少了,遭老父劈头盖脸一顿臭骂,仔细猜测也许是哪一次为书所迷没招呼父亲老友的缘故吧,之后就多了一份心眼,只要有动静就会抬起头来,是牛让道,是人招呼,山里人的礼数是少不得的。

偶尔忘了带书,一路景色早已了然于心无须环顾,便低着头入神地数起这青石板来,一板一步恰恰合适,一、二、三……从清水江边数起,上凉亭界,走扒草冲,过杨梅弯,进梨子坳,不多不少,刚好15000步,15000片,不知不觉已到了家。

前年冬天返家,天空飘着如酥小雨,前来接我的四弟赶着马车候在远口街头,很让我吃惊:青石板山道可走马车?

随车而去,旧时的青石板路变成一条窄窄的马路向山里延伸,往日不论晴天雨天都干干净净的青石板山道上铺满了黄泥和乱石,行人穿着胶统靴一步一个深坑在泥泞里艰难前行,我心头一沉,青石板呢?

马车颠得我直想吐饭,再也坚持不住了,不想坐马车走金鸡冲,换上四弟备用的靴子,在四弟诧异的目光里独自一人沿着当年的石板路喘着粗气登上壁陡的凉亭界。一路荒凉得让我心痛,山路依旧曲曲弯弯,青石板一如旧时光滑如洗,只是两旁的芭茅草无情地将石板路盖了个严严实实,好像蓄意要将那一段几百年历史隐藏掉。我全身湿透了,并不觉冷,倒是一路走来,怅然若失,心颤不已,不知是现代文明一定要毁掉那截记忆还是山里人已经不再需要这条祖先们开拓的走了好几百年的商贾驿道?

冲出芭茅草的重围,一人一车一马在扒草冲的马路上候了许久。

四弟很是得意,大哥,我可是等了老半天了,到底是车走的快啊!故意将“车”字吐得重重的,尽管那只是一辆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两轮木车—马车,一匹瘦得不能再瘦的马,很让我想起《山楂树》里的“那匹老马”。

从扒草冲一直到家门前的梨子坳,铺在黄土上几个世纪的青石板完全为黄土所覆盖,可以随地而坐迎风纳凉的青石板没有了,这条填满我童年记忆、青年梦想、中年思念的古老青石板山道就这样被历史无情地掩埋了,偶尔露出被雨水冲刷后的一两片青石板,我知道,那是上天故意掀开我珍藏在心间的一角记忆而已,明天,也许后天这一角就会被另外的淤泥填满。

我心中怆然不已。四弟却一路挥着马鞭眉飞色舞地喊着“驾!”“驾—”像驾着一辆“宝马”。家里喂了三头母猪,有了马路就方便多了,明年还想弄辆“爬坡王”搞运输呢!平日里沉默寡言的四弟一路展望,一路欣喜,话语特多。

四弟的话渲染了我,我突然感觉到了自己的自私,顿时羞愧不已。是呀!被大山锁闭了上千年的山谷,毕竟有了可以通马车的公路—真正的“马路”,它也许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另一个时代的来临,这不正是自己的梦想吗!时光更迭,青山依旧,故乡如果因有了这条马路而出现新的起色,能拉近与外界的距离,我又何必为失去那条古老的青石板山道而伤感呢。不管它在历史上有过多少贡献,在我心中留下多少难忘的记忆,该消失的还得消失,正像当年自己在栗木坳上的仰天一叹“故乡虽好终非久留之地!”一样,该走的还得走。我的心忽然开朗了许多,为故乡有这条马路由衷高兴!

故乡,我祝福你。`

青石板路,我把你珍藏在心底。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