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汉堂主

罗汉堂主

 
 
 

日志

 
 
关于我

老友们都喊我"罗汉",出生于绿野无边的凤城竹林。以教书为业,中学化学高级教师,现供职某教育机构。教余喜看书、运动、交友、喝酒(但酒量差,胃常出血)骑车出游、偶尔写作。既非科班更非新秀,不是老人也不年轻,从2003年始尝试写点东西,大多为随笔,偶有拙作见诸报端。无大志向,崇尚自由。

网易考拉推荐

儿子的背影(已被《黔东南日报》与《杉乡文学》刊用)  

2012-02-19 12:06: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方的和熙与家庭的温馨终于没能止住儿子北归的脚步。
       尽管蜗居的小城距著名的旅游城市桂林不过四小时车程,念大四的成儿与还在念初中的楠儿都没有光临过,从桂林直飞北京无外乎兄弟俩的鬼主意,好在春节后机票打折高,票价很低,也就带你们一走吧,顺便领略一番甲天下的桂林山水。元宵节刚过,便举家驱车沿都柳江南下直奔桂林两江国际机场。暖暖的车厢外,尽管寒风呼啸,却江水蓝蓝,草木青青,已现早春景象了,俩孩子一路喜气洋洋,如徜徉在春光明媚的大自然中,和着CD里节奏强烈的欧美歌曲一路调侃笑闹,毫无离索之感,全不似送行的父母。此时的东北还是冰天雪地,可我清楚,儿子的心已不在和熙的南方了。
       成儿是网上购票的,第二天清早办理登机手续很简单,大厅里空荡荡的,也许是旅游淡季的原因吧。儿子缓缓走进扫描台前回身向依依送别的家人挥了挥手,然后微笑着一个漂亮转身,是那么潇洒、果决,并不健壮甚至还稍显单薄的绎色羽绒服背影就消失在入口处。我的心不禁一紧,象一直拽在手中的那根线突然断了,风筝即将随风飘到未知天际的感觉一般,心底的骄傲顿时化为失落:儿子,你单薄的身子就要独自担当生活了。妻子艾默默无语,眼眶噙满泪水,我知道,妻子护犊情深,心里难受,一定在想:唉!失去了一个儿子了!
       成儿虽还在校,却已签约沈阳一家公司,一毕业就上班,以后很难有机会在家逗留这么长时间了,这也是我在短短几天寒假里不辞辛劳翻山越岭驱车千里带着家人往返湘黔老家看望孩子年迈的爷爷、外婆及众多亲友的缘故。
      记得当年大表弟国友考上大学后,大姨曾坚决要求小儿国章不要上大学了,说一定要留一个儿子守家,在那个人人都想靠读书挣脱大山束缚的年代里,这成为故乡一则流传很广的笑话。及至因无人照料,年迈的二老不得不抛弃故乡栗木坳的家园随儿子到济南定居,大姨天天指着大姨夫的鼻子气愤的说:就是你不听我的话,让两个崽都走了,否则不至于黄土埋到脖子了我们还得背井离乡!在二老的脑子里,栗木坳才是唯一的家。今年春节在老家听说这事后妻子叹气说,成儿走了,楠儿不读大学也罢!真成老太婆了。
       艾常常含着泪水向我倾诉她在高考失利后不顾父母的百般请求毅然背负简单行囊冒着绵绵秋雨闯入贵州大山的情景:父亲拎着行囊默默地陪她翻过那道临公路的山梁,一言不发,直到西去的班车转过了两道弯,她才敢回望,老父亲早已跑上那道光秃秃的山梁,面对着她远去的方向,站成一根雕塑,她心中仅存的勇气顿时化作迷蒙的泪水和不住的哽咽。生活,让她尝遍了远离父母的苦,因而她不想再让自己的的子女重蹈父母的路径,所以,自从成儿考上北方大学的那一天起,就开始了儿子回归的一切准备工作,想让孩子今后的生活多一些顺利,少一点波折,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其实我很早就知道儿子想留在北方发展的想法,只是不想让妻子伤心才不告诉她罢了。过年时,儿子的女同学从沈阳来电拜年,妻子轻声细语和颜悦色亲切无比地交谈了许久,直让人觉得她就是天底下最开明的母亲,但一挂电话就嘣了一句让儿子颇为难堪的话:我不喜欢!还真把人家当你媳妇儿了,因为这可能是儿子滞留北方的原因之一。儿子曾悄悄征求我的意见,我能反对吗?毕竟孩子大了,翅膀也硬了,还是让他自由地飞吧,所谓儿大不由娘啊,何必将孩子捆在身边呢,或许,在外碰得头破血流时,会回到这个家的。俗话说“离不了窝的鸟非伤即呆”,难道我们当年不也认为只有在外闯荡打拼才会有出息吗?如今,儿子们何曾不是这样想的呢,将心比己,心里也就释然了。孩子,飞吧!东北的天空也许更适合你!但愿你飞翔的身姿更加矫健!
       儿子转身的背影,何曾不是当年在秋收的季节里告别父亲意气风发走出大山的我哼着小曲一转身毫不迟疑地跨上班车的背影呢。很久很久,班车才开动,很久很久,父亲还止在原地,眼望着我,满脸幸福、自豪的微笑——因为有一个靠读书走出山寨的儿子。一转眼,中年的我已走进父亲的角色,面临当年父亲的抉择,呆呆地站在空荡荡的机场大厅中央,心里也空荡荡的,很是茫然,自豪感与失落感交织在一起,才猛然觉得,当年父母的淡定、从容与自豪背后其实更多的是不舍与眷恋,也明白了母亲为什么走不出栗木坳?为什么总是含泪伫立在木屋前的晒谷场目送消失在山坳上的我?因为,有她在,栗木坳永远是我们兄弟安全的大后方!
       父亲送我,我送儿子,儿子的背影叠加着我的背影,历史的轮回中传递的永远是难以超越的祝福与眷恋,思绪都茫然在远去的背影中。
       孩子,前面是你的天空,背后是你的家,只要你一转身,一个随时可供休憩的家在等着你!一如我可以随时回到故乡栗木坳的臂弯一样,那里,永远有两双随时看着你的背影,随时随地期盼着你能回身一笑的眼睛。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