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汉堂主

罗汉堂主

 
 
 

日志

 
 
关于我

老友们都喊我"罗汉",出生于绿野无边的凤城竹林。以教书为业,中学化学高级教师,现供职某教育机构。教余喜看书、运动、交友、喝酒(但酒量差,胃常出血)骑车出游、偶尔写作。既非科班更非新秀,不是老人也不年轻,从2003年始尝试写点东西,大多为随笔,偶有拙作见诸报端。无大志向,崇尚自由。

网易考拉推荐

驿站  

2012-06-19 08:53: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十年前这篇短文被多家刊物发表,也是我的试笔之作,让我有了一点关于写作的自信,更让我明白了写作的真谛——真实,真实情感的流露,本文对三叔的情感便是我发自内心的,这也许正是感动编辑的原因之一吧,之后便常常自娱自乐。如今,三叔因癌症远走了,昨夜翻读此文,想起三叔的一切,泪流满面,唏嘘不已,便把短文发于博客,或许能与朋友共鸣,以奠祭九泉之下的三叔。


玉章村座落在苗山深处陡峭的半山腰上,满山遍野的竹林中,风景极美,但交通、信息却十分闭塞,且出山的路很长很陡,所以很少有人出山。

二十年前,经过十二年苦读的我,有幸成为玉章村里第一个靠读书走出寨门,踏进大学校园的山娃。虽然自己亦觉不甚满意,但毕竟已经跳出了农门,跨进了准国家干部的行列,所以,让村人们羡慕得不得了。我的出山在平静的山寨里不啻刮起了一阵旋风,本来平平淡淡的关于我的求学故事,村人们却传得那么神乎其神、娓娓动听,颇有激励性,便牵引着更多的山娃们毅然身背行囊踏上艰苦漫长的出山之路。

三叔是在我出生的那一年去抗美援越的。因家里兄弟姐妹太多,没有读过几天书,很吃了没有文化的亏。转业后,在紧临县一中的荷花塘岸边建了一幢两进两层的砖瓦房,独门独院,环境十分幽静,我就寄宿在三叔的家里读完了三年高中。因为两个堂弟、妹还小,空房又多,因此在我读高二时,又有三个在一中读书的农村娃住进了我隔壁的房间。三叔对我们很好,特别喜爱聪明好学勤奋刻苦的学生,更尊重有学识水平的人,常常跟我们讲诸如“头悬梁,锥刺股”之类的古代名人苦读成才故事;叮嘱我们要有出息,为家乡争气。更不允许两个顽皮的堂弟、妹上二楼来影响我们学习,实在感人至深,因此我们学习都非常刻苦,常常废寝忘食。三年高中很快结束,所幸我们四人都考取了大学,我们高兴,三叔更开心,特意备了酒菜为从他家里考取的四个大学生饯行。我们决定给我们的宿舍起个名字,我不假思索地说就叫驿站,并趁着酒性大笔一挥,在一块一尺见方的木板上写下两个楷体大字——驿站,三叔兴奋地马上把木板钉在二楼的门楹上。我们郑重约定:不管将来如何,都不能忘了我们的“驿站”。三叔说这里的门随时为你们敞开。

“驿站”一次性送走了我们四匹奔腾的骏马,在大学入取率很低的二十年前,确实引起了不小的轰动。都说“驿站”是块出人才的风水宝地,因为连我这个成绩并不突出的山里娃也考上了大学,于是,很多学生便想沾点“驿站”的灵气,争相出高价租住。

但三叔不愿,他要把这“驿站”免费留给和我一样有志走出山门的山娃们,他要象对待我一样迎接他们进入“驿站”,并护送他们迈开出山的最后一步,直至踏上征程。于是,“驿站”里便常年挤满了从山寨来的山娃。三叔把“驿站”里关于苦读的故事传了一年又一年,且不断丰富新的内容,“驿站”勤奋刻苦的精神一直激励着一批又一批山娃,支持着他们走过最艰苦的三年时光。

不知是不是奇迹,凡在“驿站”里呆过的山娃如有神助,都考取了大学,三叔说包括我的那两个堂弟、妹共有67人。“驿站”在小城小有名气。

其实,来到“驿站”的山娃们,感受最深的是三叔对他们寄予的使他们不能辜负的期望。那一年,栗木坪的小龙子,曾因自己家庭比较困难、学习比较吃力,怕考不上大学,玷污了“驿站”的名声,趁三叔不备用麻绳将自己和行囊一起从二楼吊下一楼“潜逃”回家了。三叔闻讯,气不打一处来,第二天一大早便急匆匆地赶回老家,硬是把正在与大人一起伐木的小龙子“揪”回了学校,直骂得小龙子伤心痛哭,答应排除困难安心学习不再“逃跑”为止。这是三叔发的最大的一次火。一年以后,小龙子终于在黑色七月中冲过了独木桥,他由衷地笑了,但三叔笑得比谁都灿烂。

三叔老了,早已谢顶的头上已没有了一根黑发,但三叔依然健谈,精神依然很好,特别是走出“驿站”的山娃们从远方归来时,总是带着满面笑容迎接他们,如数家珍地点评着“驿站”里的山娃们。看他神情飞扬地侃侃而谈和那满脸的自豪与兴奋,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是桃李满天下的老教授呢。

一转眼,离开家乡已近二十年,随着不惑之年的迫近,子女渐渐长大,虽没多大出息,需要做的事情在增多,“家”的概念也在逐渐转移,许多老家的人、事在逐渐淡忘,但“驿站”和“驿站”里的故事却常常难以释怀。也许正是由于三叔的拳拳之心,熔铸了“驿站”精神,演绎了“驿站”绵长动人的故事,让许许多多和我一样没有多少梦的山娃们,在这里发酵梦想,并好整以暇,鼓足闯劲,整装待发,使“驿站”成为山娃们冲出大山真正的驿站。

前些日子,没什么文化但喜欢洋洋洒洒地写信的三叔,又给我来了一封洋洋洒洒的信,信里说他已退休,身体尚健,并一如既往地交待我要努力工作,力求上进。然而谈得更多的却是山寨的哪个娃又考取了某某大学,驿站里又来了哪些娃,字里行间盈溢了自豪与满足。

我猛然想起已念初中的小儿是不是也该送回“驿站”里去熏陶熏陶呢!对!今年清明节就带上小儿回家祭祖,再邀上一些老“站友”,一道回去看看“驿站”,看看小“站友”们,当然更要看看“驿站”的老站长——三叔。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