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汉堂主

罗汉堂主

 
 
 

日志

 
 
关于我

老友们都喊我"罗汉",出生于绿野无边的凤城竹林。以教书为业,中学化学高级教师,现供职某教育机构。教余喜看书、运动、交友、喝酒(但酒量差,胃常出血)骑车出游、偶尔写作。既非科班更非新秀,不是老人也不年轻,从2003年始尝试写点东西,大多为随笔,偶有拙作见诸报端。无大志向,崇尚自由。

网易考拉推荐

再 读 岜 沙  

2012-07-31 16:55: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星期三,我和妻子依例顶着浓雾、迎着寒风早早趋车赶到离县城仅公里的岜沙小学,为岜沙苗寨的初中补偿班孩子们上课。妻子包揽了十点以前的英语课,我得以偷闲两小时,独自躲进岜沙丛林里,裹紧上衣在枫叶与松针铺就的地毯上摆成个“大”字,仰望苍茫天空,丢掉所有烦心事,便暂时拥有了这里的一切。

闭上眼睛,这个奇特苗寨的历史便奔涌而来,我仿佛看见战败后的蚩尤,带领部属离开故土,辗转西南,其中一支沿都柳江逆水而上,终于觅到了避战乱的好所在——岜沙。这里的参天古木,茫茫林海庇佑了这群蚩尤后裔,树,自然就成了岜沙人的神;于是,千百年来,岜沙人演绎了许许多多让外人惊叹不已的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经典故事。这个村落的历史究竟有多长?对没有文字的民族来说只有残存在古老的习俗和歌谣里,一代又一代,记忆在时光隧道中湮灭了,成了后人探究不已的神秘。

“所谓文明,实际上是一个强势文化对一个弱势文化的挤压、掠夺与吞并,是一种赤裸裸的与普通意义上的‘文明’定义相悖的战争”。

日前从朋友那里偶然读到潘年英先生的新著《黔东南民族原始图像》,一个学者对民族文化前景的浓浓忧思扑面而来,我明白了自然界中任何一个物种都有存在和延续的理由,包括民族和文化。

苗族有文化而无文字,而有文化无文字的民族注定要在强势民族的挤兑下逐渐褪下本民族的特质。我曾经很为自己能从大苗山顶走下来,实现了脱离“愚昧”走向“文明”而骄傲,又为自己能够在同样是苗族的岜沙人面前讲一口流利的汉语而颇具优越感,更为能与一起走下山的兄弟们时而用苗语交谈,时而用汉语表达苗语不能十分精确表达的意境而自豪。可是现在却很为自己的优越感、自豪感汗颜,扪心自问:除了还会讲苗语,自己民族的东西还有多少?是的,没有了,故乡的苗家人,说苗话却唱侗歌穿侗装住客家(汉)屋,毫无特色,不伦不类,由于受荆楚文化的影响,苗族文化不断退化,以至我这个大山里不折不扣的苗族子孙,靠学习汉文化才走出了山寨,并成为一个名符其实的汉文化的传播者——教师,颇有点讽刺意义。但我明白,正因为学习了汉文化,才有可能用自己的眼睛和大脑来审视、反思这种民族文化现象与内涵。

我十分钦佩岜沙人对祖先的崇拜,以不屈不挠的精神固守着千年不变的民族文化,创造了 “原生的民族文化 ,原始的自然生态,远古的历史烟尘” 的奇迹,成为苗族文化的活化石。但正是这种刻意的自我保护意识,使他们排斥外来文明,安于现状,甘于贫穷,固步自封,导致生活水平、文化素质很低,提高人口素质与保存、延续民族文化的矛盾十分突出。

谧静的丛林里,隐隐传来岜沙孩子们“早上好!”“Good  morning!”的朗朗书声。与祖辈们不一样的是,他们必须走出自己的领地,走出苦恋千年的文化古堡,在为了旅游而不惜一切保住 “苗语”、“户棍”、“大裤筒”、“烟袋”、“猎枪”、“镰刀剔头” 等众多民族特质的同时,还要付出比汉族孩子更加艰辛的努力学习汉文化乃至英语,进行着“保留”与“抛弃”互为矛盾的过程。

岜沙人之所以完整地将民俗、民风保持至今,保留了颇具开发价值的民族文化瑰宝,有其民族的质的规定性在起核心制约作用。但学习汉文化的同时,不可避免地使岜沙人的观念、思维发生改变,从而不可避免地对岜沙民族文化的保存、延续产生影响,这不能不令人产生了忧虑——“民族风情的大旗能扛多久?”

民风民俗和民间文化不同程度退化、断层乃至消失,这是不争的事实。如天柱县213个侗族村中有145个村仍讲侗语,占68%,112个苗族村中仍讲苗语的有32个,只占28%,并仍呈逐年下降趋势,民族服饰的穿戴人数更是逐年减少,许多年轻人已不知道自己的民族服装究竟是什么样了,这是令人扼腕的。

怎样处理好在社会文明进程中民族同胞日益增长的物质文明需求和民族文化风俗不丢失的矛盾应该成为值得全社会关注的问题。我不是社会学者,更不是寻奇探幽的游客,是一个普通教育工作者而已,这里有我必须面对的众多教育对象,有与我同民族因不愿接受外来文化而依然贫困的同胞,我不可能象匆匆过客那样以猎奇的目光和镜头一闪而过,必须面对、思考许许多多现实问题。

作为苗族文化的受启蒙者,我希望岜沙这一经典的民族文化现象得以延续,作为汉族文化的传播者——教师,我更希望我的岜沙苗族同胞们尽快走出落后、愚昧与无知,尽快迈向各民族共同富裕的康庄大道,这就必须融入大社会中,学习先进的文化,不再固守几千年来不变的信念。

“当!当!——”下课铃声和着孩子们肆无忌惮的喧闹声将我从沉思中震醒,莽莽丛林的千年宁静终于抵不住这奔放的喧嚣了。是的,该到我的课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